top top top
第C04版:馬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美麗之最實力超卓
榮華煌昌仍可反彈
錢健明近三戰六勝
澳門馬會賽制演變
浩勝傳承勢強態好
麟濤兩騎被罰停賽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月18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麟濤兩騎被罰停賽

    麟濤兩騎被罰停賽

    澳門賽馬會一月十六日賽事受薪董事報告(摘要)

    撮要事項:

    譴責:第一場何華麟,研訊中的行為而被嚴厲譴責。第五場何華麟,向內斜跑而被嚴厲譴責。

    停賽:第一場何華麟,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被判罰停賽一個賽事日。第二場高君濤,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被判罰停賽一個賽事日。

    鑽飾銀河不良於行

    馬匹情況:下列馬匹十一日內不准出賽,直至完成所述要求為止(除特別註明外)。第一場“鑽飾銀河”,右前足嚴重不良於行(健康證明及試閘)。

    跟進事項/研訊:第六場“軍事紅人”於一月十七日接受詳細檢驗。

    第一場:“鑽飾銀河”(任布利)賽後接受獸醫檢驗,發現該駒右前足嚴重不良於行。練馬師李家輝被告知,該駒十一日不准出賽,直至取得健康證明及試閘至小組滿意為止。

    “石步之威”(艾比)接近一二五○米處勒避。

    “至尊者”(何華麟)接近一千四百米處被向外斜跑的“鑽飾銀河”帶向外。由一千米處起在無遮擋下走外疊。騎師報告,接近一千米處當尾隨“鑽飾銀河”時,賽事步速減慢,所以選擇向外斜跑以改善位置。他補充,當時“鑽飾銀河”亦同樣改善上前至其內側,並導致未能取貼欄位置,於餘下賽事在無遮擋下走外三疊。小組記錄其解釋。被抽樣檢驗。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榮華煌昌”(高君濤)接近七百五十米處當賽事步速減慢時,走勢不規矩至“旗袍皇后”後蹄並須收慢。

    “江河麗影”(張志立)接近一千四百米處被“至尊者”帶向外,“至尊者”則被向外斜跑的“鑽飾銀河”帶向外。跑離二百米處失蹄。最後五十米當不利地貼近“至尊者”後蹄時受困,並未能被催策。

    “江河大利”(余健雄)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聯安神童”(蔡義武)起步稍慢。轉最後直路彎收慢,避開向外斜跑以改善上前的“亮點”後蹄。“亮點”騎師恩利克被告知,日後於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策騎。其後於接近二百五十米處被迫向外斜跑,繞過“亮點”後蹄以望空。

    石步之威勒避研訊

    “旗袍皇后”(劉永康)躍出笨拙。

    賽事事件及研訊:小組就接近一二五○米處,“石步之威”須勒避事件研訊,並聽取“石步之威”騎師艾比、“榮華煌昌”騎師高君濤及“至尊者”騎師何華麟的證供。“至尊者”騎師何華麟承認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細節為接近一二五○米處,容許坐騎向內斜跑,“榮華煌昌”被帶向內至“石步之威”,“石步之威”須勒避並失去應有跑線。騎師何華麟被判罰於三月五日停賽一個賽事日。何華麟有權提出上訴。小組亦就騎師何華麟於研訊中的行為而嚴厲譴責。

    第二場:“大玩意”(張志立)早段有內閃傾向,跑離一千三百米處挨擦跑欄。接近五百米處追趕上前至“濠江寶”後蹄並須收慢。接近二百五十米處勒避。

    “鼎豐”(蔡義武)全程有外閃傾向,賽事大部份途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

    “凱璇駒”(任布利)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濠江寶”(高君濤)躍出笨拙。

    “太容易”(林凱)在無遮擋下走外疊直至接近九百米處。

    賽事事件及研訊:小組就接近二百五十處,“大玩意”須勒避事件研訊,並聽取“如意飛駒”騎師田中正一、“大玩意”騎師張志立及“濠江寶”騎師高君濤的證供。騎師高君濤被裁定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細節為接近二百五十米處,在未有足夠帶離“大玩意”情況下,容許坐騎向外斜跑,“大玩意”須勒避。騎師高君濤被判罰於三月六日停賽一個賽事日。高君濤有權上訴。

    美麗之最一度收慢

    第三場:“閃耀陽光”(鮑羅素)起步後不久於一段短途程,儘管騎師已盡力控制仍外閃。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超群出眾”(黎昌全)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浩勝皇星”(恩利克)起步後不久向外斜跑,並與“勁威王”挨擦。

    “幹細胞”(何華麟)躍出時,於“浩勝皇星”與“皇庭之寶”之間受擠迫,當時“皇庭之寶”被向外斜跑的“輝煌昇”輕微帶向外。中段搶口。

    “勁威王”(艾比)起步後不久與向外斜跑的“浩勝皇星”挨擦。由六百米處起有外閃傾向,並接近五十米處追趕上前,至“輝煌昇”後蹄並須收慢。

    “美麗之最”(張志立)跑離六百米處一度收慢,避開外閃時輕微向外斜跑的“勁威王”後蹄。轉最後直路彎時走外疊。

    “輝煌昇”(蔡義武)起步後不久,於向內斜跑後被騎師修正的“皇庭之寶”,及儘管騎師已盡力控制仍輕微外閃的“閃耀陽光”之間受擠迫。轉最後直路彎受困,並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二百米處。最後五十米於“幹細胞”與“西門吹雪”之間窄位競跑,未能被催策。騎師報告,接近一百五十米處考慮在“西門吹雪”與“浩勝皇星”之間取位,惟注意到“浩勝皇星”受催策下向內斜跑,其後他選擇移至“西門吹雪”的內側以望空。他補充坐騎移向內後,隨即“西門吹雪”受催策下開始向內斜跑,導致最後五十米於“幹細胞”,與“西門吹雪”之間窄位競跑時未能催策坐騎。小組記錄他的解釋。

    喜威無遮擋走外疊

    第四場:“忘不了”(高君濤)接近一○五○米處被迫向內斜跑,橫越“寶湖之友”後蹄以望空。

    “超可愛”(鮑羅素)躍出笨拙。轉最後直路彎走外疊。

    “樹大招峰”(田中正一)由六百米處起有外閃傾向。最後一百五十米受催策下有內閃傾向。

    “喜威”(何華麟)賽事大部分途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

    “喜悅戰士”(艾比)躍出笨拙。搶口,早段有外閃傾向。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第五場:“輕足”(田中正一)起步後不久被“臻摰誠”撞着。接近一千二百米處,被輕微向外斜跑的“臻摰誠”挨擦。接近九百五十米處當於輕微向外斜跑的“臻摰誠”及向內斜跑的“勝利鴻星”之間受擠迫時須收慢。考慮所有情況後,“勝利鴻星”騎師何華麟被嚴厲譴責,並被告知任何時候應確保有足夠帶離下方可斜跑。

    “屏山之友”(鮑羅素)賽事大部分途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臻摰誠”(劉永康)接近一千二百米處與“輕足”挨擦。

    “勝利鴻星”(何華麟)起步後不久被“屏山之友”阻及,當時“屏山之友”被“輕足”帶向外,“輕足”則被外閃的“臻摰誠”撞着後被帶向外。

    第六場:“實業家”(高君濤)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喜晉數挨擦豐收年

    “豐收年”(余健雄)起步後不久與“皇庭之威”撞着。接近七百米處收慢,避開在未有足夠帶離下向內斜跑的“喜晉”後蹄。“喜晉”騎師何華麟將被告知,日後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

    “皇庭之威”(恩利克)起步後不久與“豐收年”撞着。最後直路早段受催策下有內閃傾向,接近二百米處在“豐收年”與向內斜跑的“大魔頭”之間未能取位。

    “一帶一路”(田中正一)躍出時於一段短途程外閃。

    “喜晉”(何華麟)末段數度與受催策下向內斜跑的“豐收年”挨擦。“豐收年”騎師余健雄被告知,日後於類似情況須停止催策並修正坐騎。

    “大魔頭”(張志立)轉最後直路彎時走外疊。

    “軍事紅人”(劉永康)起步緩慢,其後不久被“江河飛騰”撞着,當時“江河飛騰”被“一帶一路”帶向外,“一帶一路”當時外閃,其後被騎師修正。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練馬師馮耀正被告知,須於一月十七日將該駒送往馬醫院詳細檢驗。

    “江河飛騰”(蔡義武)接近一千二百五十米處,在被“槍法超群”輕微帶向外的“一帶一路”,及有內閃避開“豐收年”傾向的“皇庭之威”之間受擠迫,當時“槍法超群”稍微向外斜跑,而“豐收年”輕微向內斜跑,其後被騎師修正。小組認為此為賽事事件,未有進一步行動。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事事件及研訊:是賽後,研訊燈號亮起,小組翻看末段“豐收年”(余健雄)與“喜晉”(何華麟)數度挨擦事件。考慮到賽果,小組認為未有足夠理據提出抗議,因而宣佈覆磅完畢。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