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筆雯集)未之有也
(快樂的牛角包)謎樣的日子
(看風景的貓)寒
(劃火柴的男人)從特朗普Twitter帳號被封說起
(微泓集)荒涼疫中課
(感 悟)奮鬥的目標
(金漆皮毛)旅途小事
(西窗小語)紙上談兵和實際戰果
(殷言快語)再見 松苑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月18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殷言快語)再見 松苑

殷立民

    再見    松苑

    為女兒買冬季校服,我和太太來到了草堆街。買完衣服後,順便到十月初五街走走。三十八年前初到澳門時常來這裏,並在六國飯店等幾家老字號進餐,如今已成歷史。

    午飯時分,我們走進一家茶餐廳,這家舖頭門面簡樸,座位和餐桌也極為普通,但顧客盈門,顯然是做街坊生意的。營業員與眾多食客相熟,店堂內顯得熱鬧融洽,我們喜歡這樣的氣氛,而且出品價廉物美。移居澳門這些年來,曾到過各種大小食店,有豪華酒樓也有普通餐廳,我特別喜歡街頭巷尾小店的特色美味,年老了還經常去這些小店過過癮。

    有時候早晨會專程搭車到雀仔園,吃碗香滑的皮蛋魚片粥。中午到三盞燈的園林吃豬扒雞翼粉絲,這家店堂經常擠滿食客,門口還有多人等候打包外賣;有時到附近的雅馨店,吃緬甸風味的椰汁雞撈麵和淨魚湯。晚飯也許提早到賈伯樂提督街光輝咖啡打包豬扒撈麵。我覺得同樣的食品,大酒樓總比不上這些小店。

    還有一家食店特別喜歡,就是盧九公園附近,厚望街的松苑麵家,鮮蝦雲吞和水餃其味美極。我在塔石廣場文化局上班時,中午進餐經常光顧松苑。兒子也常和我一起去,他喜歡吃這家的水餃,因為煮熟後顏色比較深,兒子稱其為黑雲吞。我也跟着叫黑雲吞,以便區別我平時常吃的北方水餃。現今兒子上大學,我會打包生水餃,等他休息日回家吃雞湯黑雲吞。我與松苑結緣已久,最後一次去買生水餃,有位營業員還問起我兒子……

    本報元旦有一則消息:〈松苑榮休    食客排長龍懷念手作味〉:“松苑麵家屹立澳門卅三年,於二○年底光榮結業,營業的最後一天引來了老顧客排隊等候開門,長長的人龍要品嘗最後的滋味,場面令人唏噓。”世事萬物生生息息,但當喜歡的事物消失總會感到惋惜,更何況澳門作為“美食之都”,美食的消失不是小事,應該提高到美食保護和傳承的大事來考慮……不只是為了促進旅遊而辦美食,還要讓澳門老百姓有美食享用。

    本報近日有多篇文章談到老字號食店結業之事:“雖然老字號食店結業的原因眾多,但不少特色食店屬於小企、微企……面臨困境。當局在加強推廣、宣傳小城美食、擦亮‘美食之都’名片時,也應該同步設法做好美食的傳承工作,讓小企、微企得以生存和發展,否則地道特色逐漸消失,‘美食之都’也就失去靈魂。”筆者贊同以上論說。本文標題用“再見”而不用“告別”,就是期望有一天,通過政府的干預和幫助,能夠與消失的澳門美食“重逢”。

    殷立民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