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3版:馬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浩勝傳承表現突出
錢健明兩戰三頭馬
阿努納奇脫穎而出
東方盈悅回順上力
林凱被拋下馬受傷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月25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林凱被拋下馬受傷

    林凱被拋下馬受傷

    澳門賽馬會一月二十三日賽事受薪董事報告(摘要)

    一般事項:練馬師賀蘭杜夫未有按時申報第一場“聯安駿馬”配戴防沙眼罩出賽,考慮所有情況,小組未有對此作出任何行動。練馬師梁國浩被嚴厲譴責,未有按時申報第三場“珍珠勁旺”騎師可能超重兩磅出賽。

    馬匹退出:第三場“如風”(呼吸系統受感染)。以上馬匹十一日不准出賽,直至取得健康證明為止。

    墮馬/受傷,騎師更換:第三場賽後,騎師林凱衝終點後被拋下馬,背部挫傷被會方醫生建議退陣。小組批准以下更換:第四場“養魚開心”(田中正一)。

    四騎師被嚴厲譴責

    撮要事項:

    罰款:第三場黎昌全,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4(xvii)(a)條,疏忽被罰款三千港元。

    譴責:第一場艾比向外斜跑而被嚴厲譴責,何華麟向內斜跑而被嚴厲譴責。第四場黎昌全,不必要擠迫賽駒而被嚴厲譴責。第五場高君濤,向外斜跑而被嚴厲譴責。

    停賽:第五場任布利,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被判罰停賽一個賽事日。

    警告:第一場“聯安駿馬”(閘箱表現)。第二場“柏濠”(閘箱表現),“黑色魅力”(表現)。第五場“協會八號”(表現)。

    馬匹情況: 下列馬匹十一日內不准出賽,直至完成所述的要求為止(除特別註明外)。

    第一場“金威得寶”,屹立不動,躍出笨拙及失地(試閘)。

    跟進事項/研訊:第二場“速遞良駒”於一月二十四日接受詳細檢驗。

    第一場:“濠江寶”(黎昌全)進入最後直路時,未能於“佑聖”與“汪臣”之間取位。其後被迫向內斜跑,橫越“佑聖”後蹄以望空。接近一百五十米處,當一度於“佑聖”內側窄位競跑時收慢,當時“佑聖”被“汪臣”輕微帶向內,“汪臣”則有內閃傾向時輕微向內斜跑,隨後被騎師修正。“汪臣”騎師何華麟被告知,日後於類似情況時須更小心策騎。末段於窄位競跑,並被“佑聖”挨擦,當時“佑聖”被受催策下向內斜跑的“汪臣”帶向內。考慮所有情況後,小組嚴厲譴責“汪臣”騎師何華麟,並告知他應停止催策並更快修正坐騎。

    “正義聯盟”(田中正一)躍出時與“興圓”撞着。進入最後直路時受困,並跑離三百米處未能於“濠江寶”內側取位,當時“濠江寶”於“佑聖”與向內斜跑的“汪臣”之間未能取位。

    聯安駿馬起步緩慢

    “如意威威”(林凱)接近一千三百米處,當被“浩勝寶馬”帶向外時撞着“永和”。其後開始走勢不規矩,並接近一千二百米處須收慢,避開向內斜跑的“浩勝寶馬”後蹄。其後一段途程持續走勢不規矩。接近五百米處於“興圓”,及未有足夠帶離下向外斜跑,繞過“永和”後蹄,以改善上前的“石步之威”之間受擠迫時須收慢。“石步之威”騎師艾比被嚴厲譴責,並被告知任何時候應有足夠帶離下方可斜跑。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強勁充沛”(張志立)跑離九百米處開始搶口。接近八百米處輕微向外斜跑,觸及“汪臣”後庄並於一段短途程失卻平衡。

    “聯安駿馬”(蔡義武)起步緩慢並失地。練馬師賀蘭杜夫被告知,該駒閘箱表現已被警告。

    賽事事件及研訊:賽後研訊燈號亮起,以讓小組察看最後直路“濠江寶”、“佑聖”及“汪臣”緊迫競跑的巡邏影片。“濠江寶”練馬師李森亦於察看影片後,選擇不提出抗議。小組亦認為未有足夠理據提出抗議,按裁判員的名次宣佈覆磅完畢。

    第二場:“銀漢木蘭”(林凱)騎師報告由八百米處起眼罩扣鬆脫,令眼罩鬆脫,不利他及坐騎餘下途程的走勢。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烈火戰駒”(鮑羅素)於閘前重新釘甲,接受獸醫檢驗,證實適合出賽。

    “速遞良駒”(何華麟)騎師報告坐騎競賽期間呼吸有雜音。被抽樣檢驗。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練馬師王君適被告知,須於一月二十四日將該駒送往馬醫院詳細檢驗。

    “耀昌王子”(田中正一)起步後不久當有外閃傾向避開“承讓”時須收慢。

    “黑色魅力”(張志立)進入最後直路走勢稚嫩,接近二百五十米處外閃至“速遞良駒”後蹄並須收慢,繼而向內斜跑並須被騎師修正。

    黎昌全被罰款三千

    “柏濠”(蔡義武)躍出笨拙並失地。練馬師賀蘭杜夫被告知該駒就閘箱表現已被警告。接近二百米處一度在“黑色魅力”內側窄位競跑,當時“黑色魅力”走勢稚嫩,並收慢避開“速遞良駒”後蹄,繼而向內斜跑。考慮所有情況,練馬師錢健明被告知該駒表現已被警告。

    第三場:“聖靈之都”(黎昌全)由五百米處起在無遮擋下走外疊。“聖靈之都”騎師黎昌全承認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4(xvii)(a)條疏忽,未有全力催策坐騎至終點,小組認為此舉導致該駒未能跑獲第五名。騎師黎昌全被罰款三千港元。黎昌全有權提出上訴。

    “珍珠勁旺”(任布利)轉最後直路彎於“閃耀陽光”內側窄位競跑時須收慢,當時“閃耀陽光”馬鞍滑移後輕微向內斜跑。“天域翱翔”(田中正一)躍出時失蹄。在無遮擋下走外疊直至六百米處,並轉最後直路彎時外閃。“浩勝傳承”(恩利克)展步緩慢。

    “閃耀陽光”(林凱)展步緩慢。全程搶口並趨近四百米處馬鞍滑移,不利騎師林凱餘下途程策騎。衝終點後被拋下馬的騎師林凱被豁免覆磅。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壯志雄心”(艾比)接近一千米處一度於內閃時向內斜跑的“康安之星”內側窄位競跑。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第四場:“柏檔明駿”(何華麟)躍出笨拙。“養魚高興”(田中正一)躍出時被“杏木”撞着。“騷登”(任布利)接近一千米處,在均斜跑的“柏檔明駿”與“杏木”之間受擠迫時收慢。小組認為此為賽事事件,不作進一步行動。

    好友勁全程走外疊

    “駿金剛”(艾比)跑離八百米處在“杏木”內側受擠迫時收慢,當時“杏木”搶口時向內斜跑避開“精選名駒”,其後被騎師修正。接近七百米處輕微向外斜跑,繼而在“杏木”內側緊迫競跑時收慢,當時“杏木”被向內斜跑至緊迫之三疊位置的“精選名駒”輕微帶向內。考慮到所有情況,小組嚴厲譴責“精選名駒”騎師黎昌全不必要地擠迫內側賽駒,小組亦告知“杏木”騎師蔡義武,與“駿金剛”騎師艾比於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

    “好友勁”(中野省吾)全程在無遮擋下走外疊。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第五場:“無敵施翰”(恩利克)起步緩慢。接近五十米處被迫移向外,避開受催策下向外斜跑的“佐真易”。“佐真易”騎師高君濤被嚴厲譴責,並被告知於類似情況下須停止催策並修正坐騎。末段緊貼“協會八號”後蹄時未能被催策上前。

    “帝皇雄鷹”(中野省吾)接近一千三百米處觸及跑欄,向外斜跑並撞着“錢寶通”。其後於一段途程走勢不規矩。接近五百米處受阻。

    “協會八號”(任布利)躍出時外閃。練馬師蔡鎮威被告知該駒的表現已被警告。跑離八百米處當有內閃傾向時須被騎師修正。

    “明軒一號”(余健雄)跑離八百米處,當一度於“協會八號”內側窄位競跑時失蹄,當時“協會八號”有內閃傾向,其後被騎師修正。小組認為此為賽事事件,不作進一步行動。接近五百米處勒避。接近三百米處不利地貼近“協會八號”後蹄時收慢。被抽樣檢驗。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如意寶”(何華麟)躍出時於輕微向內斜跑的“明軒一號”,及外閃的“協會八號”之間勒避。轉最後直路彎走外疊。

    任布利違規罰停賽

    賽事事件及研訊:小組就接近五百米處“明軒一號”須勒避事件研訊,聽取“明軒一號”騎師余健雄及“協會八號”騎師任布利的證供。“協會八號”騎師任布利承認違反澳門賽馬會賽事規例第132(i)條不小心策騎,細節為接近五百米處在未有足夠帶離“明軒一號”的情況下,容許坐騎向內斜跑,“明軒一號”須勒避。騎師任布利被判罰於四月九日停賽一個賽事日。任布利有權提出上訴。

    第六場“常山鷹”(田中正一)躍出時與“北方傳說”撞着。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千億皇帝”(高君濤)進入最後直路受困,難以望空直至接近一百五十米處。

    “康泰無敵”(張志立)接近一千三百五十米處開始走勢不規矩,並試圖讓“千億皇帝”橫越時昂首。由二百米處受催策下有外閃傾向。

    “誰愛吡吡”(鮑羅素)接近五百米處被“常山鷹”挨擦後輕微被帶向外,當時“常山鷹”被“康泰無敵”輕微帶向外,“康泰無敵”則輕微向外斜跑。結果不利地貼近“金邊之星”後蹄時須收慢。考慮到所有情況,小組告知“康泰無敵”騎師張志立,日後於類似情況下須更小心。賽後接受獸醫檢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一月二十二日賽事補充報告:第四場:“乾卦”(任布利)接近一千三百米處避勒避。騎師報告,於最後直路試圖移至“如意威威”外側以望空,惟坐騎有內閃傾向,並於該處不願向外斜跑。他補充內側有空位,選擇向內斜跑以改善上前,並補充末段當不利地貼近“傻豬豬”後蹄時,難以策騎“乾卦”,當時“傻豬豬”受催策下向內及向外斜跑。小組記錄其解釋。

    第三場:“暴風女神”(高君濤)於一月二十三日接受詳細檢驗,發現該駒右前足不良於行。練馬師馮耀正被告知,該駒十一日不准出賽,直至取得健康證明為止。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