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海角片羽)某某研究專家
(老陳海外食事)新宿すし岩瀬
(山谷小島通信舍)安然之歌
(四方聽音)爵士武者
(衆藝館)看見逆光
(胭脂齋)也是“玉堂春”
(時光迴輪)遊樂場
(筆雯集)食咗飯未?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獨食與暴飲暴食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2月2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胭脂齋)也是“玉堂春”

古 吉

也是“玉堂春”

    當我再次聽見“玉堂春”並且聽到的是,“今年的玉堂春開得好靚”時,不由愣了一下。我心中,《玉堂春》是一齣戲。

    記不清兒時陪母親看過些什麼戲,唯忘不了《玉堂春》和《春草闖堂》。那是京劇名家劉長瑜來家鄉表演,被逛街的母女倆撞大運遇上了,母親的興奮與激動讓我這輩子都忘不了,自然也忘不了戲曲名家和她的戲——名。之後多年,無人提及。

    隨即我就明白,周媽媽口中的“玉堂春”是一種花。

    她帶我們繞過堂前的牡丹,指給我們看院落左側一株高高的玉蘭樹。果然,粉紫色的玉蘭花嗤嗤啦啦地開得熱烈荼蘼,大朵大朵地佔着高枝向着虛空昂揚怒放,明明無倨傲之心,卻難掩睥睨之態,參差錯疊,互相輝映,緋色流光織成一片輕霞,背投碧洗青空,洋溢着一派傲然絕塵的喜悅生機。

    知道我們抬頭遙觀不方便,周家小女告訴我們可以登舊樓,臨窗觀花影。

    舊樓頗有來歷,說是她父親的爺爺給兒子娶媳婦蓋的——簡單來說,這住到第五代人的屋子有百年歷史了。厲害的是,在這以潮濕聞名的南方,舊樓保持得相當完好,全無霉濕晦暗之氣,沿着踩出凹弧卻依舊堅實的木梯去到二樓,窗外紫玉蘭花枝招展,彷彿觸手可及。細看可見分明脈絡,尤見玉骨冰肌,嫋娜娉婷。

    樓內清涼,樓外堂皇,就想起“小軒窗,正梳妝”這樣的句子了。

    是以有感而記:

    辛丑第二枝(玉堂春)

    原為荊楚第一嬌,南遷未見玉容凋。

    先收物華辛夷果,後綻風情龍女腰。

    賢士好淘蕊中露,萱堂更喜向天驕。

    東庭不鎖南來信,愛向鄰人把春銷。

    南粵玉堂春,即紫玉蘭。原產湖北,木蘭科。花蕾名“辛夷”,可入藥。滇地傳說,龍女化之。此樹為周家高堂所植,旁立古宅逾百年。

    年初二,周氏獨女拖家帶口歸寧,高堂黎氏喜言:今年玉堂春尤勝。周家大哥留影,小可留文。

    古    吉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