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施特羅布小村莊
(老陳海外食事)拆毛蟹肉海膽烏魚子
(山谷小島通信舍)母親們的招呼
(四方聽音)聲音拼貼
(衆藝館)社區即“關係”
(胭脂齋)熒惑之夢
(時光迴輪)舞
(筆雯集)鬼話識詩歌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受虐式的美味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4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衆藝館)社區即“關係”

踱 迢

社區即“關係”

    作為位於路環客商街上的“偶戲館”的開幕演出,《

    Lone TogetherⅡ獨在一起》不管劇名或演出內容都是比較“文藝”的,如果從固有的“社區藝術”思維去考量,“滾動”於二○一九年演出的《

    海盜婆》可能更適合。不過“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常常會出現,而且“社區”與劇場/藝術的關係,其實並不能完全以作品的結果去評鑑。

    台灣民眾劇場工作者曾靖雯在最近一期《劇場 · 閱讀》的文章中,便提出“社區劇場的觀看之道”並不在於“結果”,而是“權力關係”。而在社區劇場中,民眾雖被看成主體,“但是中間有更多劇場工作者與成員之間的權衡折衷、討論說服、挑戰及衝突,很難被描述,所以比較少出現在論述中”。

    就現時澳門出現的“社區藝術”而言,粗略地可分成兩大類:一、藝術活動/藝術家進駐,令社區更具文藝氣息;二、強調社區的文、史脈絡,以藝術作為呈現媒介。正如文初提到造船工藝文化協會的“澳門路環荔枝碗造船業展示館”則屬於後者,“滾動”這幾年在路環的工作,則跨足兩者之間。然而這前後兩者並不矛盾,更重要的是背後是否開放了一個藝術工作者與社區民眾之間“權衡折衷、討論說服、挑戰及衝突”的關係,從演出前街坊鄰里的反應來看,“滾動”在這個關係上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戲偶館”開幕之後,路環的藝文活動仍然持續,零距離合作社正開展着長達半年,結合戶外體驗及一人一故事劇場的“植言物語”計劃;而五月澳門藝術節中夢劇社的《路 · 遊 · 戲》再跟觀眾一邊走路一邊演繹荔枝碗村造船業的歷史。回想從二○一三年在疊石塘山開始的“守護路環”行動,再到近年公眾對荔枝碗村造船廠片區的關注,路環正從過去作為“澳門人的後山”的附屬景點,漸漸顯現出一幅更有個性的人文風景。

    (人文路環 · 四 · 完)

    踱    迢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