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1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施特羅布小村莊
(老陳海外食事)拆毛蟹肉海膽烏魚子
(山谷小島通信舍)母親們的招呼
(四方聽音)聲音拼貼
(衆藝館)社區即“關係”
(胭脂齋)熒惑之夢
(時光迴輪)舞
(筆雯集)鬼話識詩歌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受虐式的美味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4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時光迴輪)舞

店員丁

    說長不長,過起來一點不算短的治療之路,當然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徹底的變化。首先我本就是不怎麼花時間見朋友的半宅隱之人,如此一來,盤點一下,卻發現生活中見面最多的,分明就是治療師。

    到底能不能與治療師成為朋友呢?是個多少有些模糊的問題。從專業的角度來說,其實相當鼓勵治療師和服務對象保持適度的距離,這點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從實際情況來說,除非見面劃定在以八節為單位的療程,從此以後不相見,否則那個“客戶”家庭,其實都是長此下去每周見面跟進的相伴之人。這樣該要有幾熟絡呢?我見治療師,幾乎都要比回娘家見我媽還要多了啊。如果不聊到自己的生活,整天圍着孩子這周如何來打轉,說來也有不自然之處。

    對此,不同的治療師當然依他們各自的個性,會採取不同的界線設立。有些治療師,將條界設得跟城牆堡壘一樣厚,以維持一個經典的“專業醫療”形象。有些只是個性使然,可以感覺到那位治療師本來就有疏離感,並不是刻意裝出來的劃線。當然也有像孩子一樣胸無城府的人,只不過剛好做了一個職業,叫做治療師。能有各種各樣的人,本來就是最好的。

    不想踏進的世界已經踏進了,我們繼續認識了各種各樣的社工、機構、服務,甚至準畢業生,折射出萬花筒一樣的社會構成。哦,這就是“一般”家庭不會看見的部分吧?不過甚麼是“一般”,甚麼又不是呢?那兒既似有界線,但卻又好像並沒有所謂“分別”的存在。

    準畢業的那個最近不會寫作業,問,其實澳門特殊教育服務目前怎麼樣?有甚麼要改善的?

    我凝視着眼前比我小將近二十歲的人,好像看見社會與人、群體和個體之間的無意識舞蹈。

    店員丁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