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04版:要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阿里被罰逾二百億元
官媒:推動平台經濟健康發展
專家:反壟斷助建現代市場體系
抗日部隊保衛戰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4月11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抗日部隊保衛戰

中新社記者 索有為

    抗日部隊保衛戰

    春和景明,微風徐來。

    戴着綉有美國飛虎隊徽標帽子的李瑞零,坐在香港觀音山獅子亭的石凳上,向記者攤開一本灰褐色封面的相册,也串聯出一段廣為人知的佳話背後、那些只存在於當事人記憶深處的細節。

    危險前無私救生命

    相册的扉頁上寫有一段英文:“李石:感謝您,在一九四四年二月十一日引導我的父親唐納德 · 克爾獲得安全。在巨大的危險面前,您無私的拯救讓許多生命成為可能。我希望我的父親此刻能親自感謝您。請接受我的感謝,衷心祝願您的餘生平安舒適。”落款是:大衛 · 克爾。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飛行員、美國第十四航空隊唐納德 · 克爾中尉被東江縱隊營救的故事廣為人知。一九四四年二月,克爾駕機在香港九龍啟德機場上空執行轟炸任務時被日軍炮火擊中後跳傘逃生,降落在沙田觀音山(今獅子亭附近)。在當時第一時間發現並拯救克爾的,正是李瑞零的父親李石——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港九大隊)的游擊戰士。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港九大隊,是香港淪陷時期唯一一支正式的抗日武裝部隊,在保衛香港的戰鬥中作出重大貢獻。

    港九大隊“小鬼通信員”、原港九大隊老游擊戰士聯誼會會長林珍告訴記者:“克爾跳降落傘後,一陣風把他吹到獅子亭這邊來了,幸好遇到李石。雖然語言不通,但李石見他是高鼻梁,又穿着軍服,就知道他是盟軍。”

    “我父親童年時,就在這一帶摘吊鐘花到市區賣,以此來維持生活開支。他出來砍柴遇到狂風暴雨時,就找一個地方來躲避,所以就熟悉這個地方的地形,知道哪裡有山洞。”李瑞零說。

    “當時情況很危急,且日本兵已經追上山了。我父親就將克爾藏在山洞裡,找一些樹枝隱藏好他。然後很快就下山找上級部隊的領導報告,說有這樣的一個特殊情況。”李瑞零重複起從父親那裡聽到的故事,克爾中尉被輾轉接力營救,安全抵達東江縱隊司令部後,還詳細用文圖記下被營救的經過。

    “二○○八年五月廿四日中午,克爾中尉的兒子大衛,來到沙田坳牛皮沙村探望我母親,當時就留下這本相册,給我媽媽作為日後的紀念。”李瑞零對記者說。遺憾的是,他的父親此前已經去世,沒能親自接受克爾中尉讓他的兒子不遠萬里趕來轉達的致謝。

    克爾中尉讓兒子轉交給救命恩人的相册首頁,就是克爾和他妻子的照片。這似乎在表明正因為有了李石的營救,他才有可能擁有了他的妻子和兒子,“讓許多生命成為可能”。

    搜集情報貢獻良多

    在抗戰勝利七十年後的二○一五年,克爾中尉的兒子將父親在中國參加抗戰及被營救期間所寫的日記,交於相關單位出版《克爾日記:香港淪陷時期東江縱隊營救美軍飛行員紀實》一書,以此向東江縱隊的全體戰士獻禮。

    史料記載,東江縱隊還營救過美國第十四航空隊的其他飛行員。

    這些飛行員在被營救後寫信說:“在所有的歷史上,在我們所有的學問中,從未見過有像你們游擊隊這樣英勇的軍隊,終有一天,整個世界都會知道你們偉大的工作。”

    順着獅子亭再向山上走,昔日的啟德機場所在位置盡收眼底。林珍一邊望着遠處美麗的景色,一邊告訴記者,港九大隊不僅努力營救盟軍和國際友人,就在山上這個絕佳的觀測位,游擊隊員還搜集大量準確的日軍油倉、機場、船塢情報。美軍盛讚東江縱隊情報工作“對美國戰略部隊在中國的組織的成功有決定的貢獻”。

    “在李石生前,克爾就受父親委托專門來看望過他的救命恩人,但那時李石已經不能說話了,他們見面時候都留下了眼淚。”林珍說,這些情誼終將流傳。

    有風,繼續吹來。

    (香港十日電)

    中新社記者 索有為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