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6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迷人石窟細細數
夏曼·藍波安與他的海
承德
文 訊
旅途上的一枚影子
入 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5月1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迷人石窟細細數

楊 菁


大足石刻

    迷人石窟細細數

    第一次進入敦煌莫高窟參觀,我就被石窟深深吸引,它盛大輝煌的華美,包羅萬象的廣博,令我情不自禁折服。這之後,我又陸續去了大足石刻、麥積山石窟、拉梢寺摩崖石刻、大像山石窟和炳靈寺石窟,這些各具特色的石窟,讓我對石窟文化的喜愛與日俱增,那吟誦千年的無聲梵樂,令人慢慢沉澱浮躁的情緒,靜靜思索在短暫的生命和漫長的歷史這對永恆的矛盾中,瑰麗的文化是怎樣傳承的。

    《漢書》中有“敦,大也。煌,盛也。”,莫高窟不負敦煌美名,它始建於十六國的前秦時期,跨越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西夏和元代,有洞窟七百三十五個,壁畫四點五萬平方米、泥質彩塑二千四百一十五尊,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寶庫。莫高窟的美,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已有過精彩的描述,而小時曾被電影《絲路花雨》震撼過的我,則沉迷於莫高窟形態各異的飛天。

    其實佛教中的飛天地位不算高,他們是於佛講經說法或涅槃等重要時刻,在空中飛舞、奏樂散花的小神靈。莫高窟的飛天形象太豐富了,從前秦到隋唐,他們慢慢從有小鬍子的、體態健美的男子形象,轉變成身姿婀娜、柔軟嫵媚的女子形象,髪髻高高,裙裾飄飄,有的捧花,有的散花,有的身披瓔珞,有的手擎香爐,有的反彈琵琶,有的回首吹笛,有的凌空而上,有的娉婷而下,雖然在千餘年的歲月中,他們的形象經歷了時代的變遷,融入不同的民族風格,但大都表情生動,翩翩起舞,觀之令人心生歡喜。歡喜之餘,我亦有感嘆,飛天就像是我們每個普通人的縮影,很多時候,我們終其一生,也不過是大時代這塊畫布四周圍的點綴,雪泥鴻爪一般,然而那又怎樣?我們仍可盡情飛揚,用自己獨特的舞姿,在歷史長河中留下生命的痕跡。

    而與北方佛教四大石窟齊名,又與敦煌莫高窟併稱為“北敦煌、南大足”的重慶大足石刻,則更多地體現了宋代文質彬彬、清麗婉約的古典美,且大足石刻的造像已經完成“神的人化”這一世俗化進程,因此,我們在大足看到的石雕,無論是神佛,還是金剛,抑或是供養人,面目已與現時的我們沒有什麼差異。更有意思的是,大足石刻的觀音像數量,是全國石窟中最多的,所以大足石刻又被稱為“中國觀音造像陳列館”。

    在印度佛教中,觀音又稱為觀世音,意思是“聽見世間的聲音”,佛教傳入中國後,因為觀音菩薩有求必應,來者不拒,漸漸地成為了救苦救難的化身,也是中國民間最普遍的信仰之一。大足石刻有千手千眼觀音、數珠手觀音、水月觀音、寶印觀音、淨瓶觀音、柳枝觀音等近三十種造型的觀音,而無論是哪種造型,都顯得悠閑自若、嘴角含顰,觀之可親。千手千眼觀音經過修復之後,金身璀璨,千手仿如孔雀開屏,每一件法器都閃耀奪目的光芒。傳說中,觀音生出千手,是為了更好地普渡眾生,救苦救難。可是,千年來的苦,在佛教中始終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恩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怨憎會苦、憂悲惱苦”,而這些皆是人生的體悟,若能自己克服,而不需要法器的援助,何嘗不是成功的自渡。

    麥積山石窟位於甘肅天水,它可以說是中國地勢最為險峻的石窟,杜甫的《山寺》一詩,很好地概括了麥積山的特點:“野寺殘僧少,山園細路高。麝香眠石竹,鸚鵡啄金桃。 亂石通人過,懸崖置屋牢。上方重閣晚,百里見秋毫。”在這樣的懸崖峭壁之上,歷代工匠竟然還能開鑿二百二十一座洞窟(現存一百九十多座),留下七千二百多身大小各異的泥塑石雕以及一千餘平方米壁畫,不能不讓人驚嘆信仰的力量。

    由於麥積山的岩體組成成分為砂礫岩,只能因地制宜將泥塑與石雕相結合,天水氣候又比較濕潤,壁畫較易脫落,所以麥積山石窟以泥塑石雕為主,也因此得名“東方雕塑藝術館”。麥積山的造像,以微笑著稱於世。因為雕像需要保護,所以很多都在一般遊客不能進入的特窟,比如一三三窟的小沙彌,他的微笑與蒙娜麗莎的微笑被併稱為“人類最美的微笑”。即使如此,普通石窟也足以讓我們欣賞綻放千年的微笑。人們常說,微笑是人類最古老、最祥和的語言,傳遞着希望和力量。麥積山石窟是我年內在疫情緩和之後去參觀的,那些雕像沉默的微笑,深深地讓我感到傳承的無聲力量,千年之前人類在微笑,千年之後,人類也一定可以微笑。

    拉梢寺摩崖石刻深藏天水武山峽谷,櫛風沐雨一千多年,廟堂建築皆已無存,只餘一壁摩崖,這壁摩崖就是大佛崖,上刻有“華嚴三聖”,釋迦牟尼居中,兩側為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周圍還點綴有絢麗的壁畫和生動的浮雕。釋迦牟尼寶相莊嚴,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則手持蓮花,瓔珞垂珠,滿面笑容。摩崖周邊岩岩成景,峰峰象形,山谷幽靜,微有水音,置身其中,感受鳩摩羅什曾在此留下足跡,這位高僧為翻譯佛教經典作出巨大貢獻,《心經》即是由他翻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空”不是空無一物,更不是虛無,“真空妙有”,回味無窮。

    大像山石窟有着全國,甚至全世界都罕見的大佛,這裡的大佛有着兩撇藍色的蝌蚪形八字鬚,至於大佛為何有鬍鬚,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大像山大佛並不是內地最高的大佛,但卻是內地垂直高度最高的大佛,由於它位於大像山頂,自佛窟至山下約二百米,在山下遠遠就可以看到它雄偉的身姿。而且,由於古人已經作過科學的研究和模擬,因此大佛完全沒有由於高大而形成的視覺誤差,由下往上看,哪個角度比例都相當協調,令人嘖嘖稱奇。大佛始建於唐朝,是渭河流域唯一的唐代大佛,千年來,在紫丁香和白皮松的陪伴下,平靜而慈悲地俯視眾生。在大佛腳下,俯瞰關中平原,腦中自然浮現孟浩然的詩句“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這一瞬間彷彿與他隔空對話,人類的情感竟可如此相通。

    炳靈寺石窟是中國有正式記載最早開鑿的佛教石窟,座落於河峽千山萬壑旁,山清水秀,兩岸奇峰對峙,壁立千仞,有“小桂林”之稱。目前炳靈寺保存較為完整的洞窟和佛龕共一百八十三所,內有彩塑像和石雕像七百七十餘尊,壁畫約九百平方米,儘管地處潮濕之所,但龕內壁畫的色彩至今仍鮮艷奪目,攝人眼球。石雕的數量雖不及麥積山,但由於幾乎是沿着一條長廊鑿出,所以每個朝代的雕塑特點,反而更為清晰可見。從這些雕像在髪型、面容、體態和衣着中漸次的變化,可以看到中國古代雕塑藝術的發展,審美的變遷,以及中華文明對外來文明的吸收和再創造,中華文明作為世界歷史上唯一沒有斷裂的文明,海納百川或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

    石窟對於中國而言雖然是舶來品,但目前中國的石窟反而是世界上保存數量最多,分佈地區最廣,延續時間最長的。它的雄偉與深沉,絢爛與神奇,含蓄與細緻,是中華民族智慧的結晶。這懸崖峭壁上的鬼斧神工,歷史長河中的永恆佛唱,每每都給人以相同的震撼和感嘆,不同的體會和啟發。

    去看看石窟,可好?

    楊    菁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