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6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迷人石窟細細數
夏曼·藍波安與他的海
承德
文 訊
旅途上的一枚影子
入 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5月1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承德

司徒子榆


    承德

    上周日和他第一次外出旅遊,去的是承德,避暑山莊不如我們想像中有趣,特別是當我前兩天才逛完頤和園的狀態下。但有趣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是刺激的機動遊戲?還是琳琅滿目的、目不暇接的華美?走在草地上的木板路時,我看到根植於大地的樹,各式各樣的樹。如果不當詩人,不和文字打交道,那我想做一個植物學家或者園丁,研究不同種類的樹。每天在它們的庇蔭下呼吸,觸摸名為樹皮的紋路,粗糙或光滑的質感。細細觀察季節在它們身上發生的變化,從顏色,到生氣。淺綠的嫩芽屬於春天,肅穆的深綠屬於冬天。

    我對他說:“樹連接着大地母親的力量。”

    挽着他的手,走過泉池、山坡、石橋,路上不斷有不知名的花,也是長在樹上的。粉的、白的,不知道是梨花還是櫻花。到了比正午的太陽還要熱烈的時刻,我們看到一棵由許多葉子結成鳥巢似的樹,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非洲的麵包樹。我還想到了《小王子》裡的猴麵包樹,那是我首次認識這種樹。

    接近傍晚時分我們回到車裡,準備返程北京。太陽此時洋洋灑灑閃着它的金輝,穿着長靴的我攤坐在座墊上不願動彈,我讓他與我一起讀詩,讀佩索阿的《明月高懸夜空》。在照射進車窗的柔光裡,我們的內心也是完整的。當我們沉靜地等待汽車發動時,同行友人突然發現有一條通往山上的樓梯。他決定陪友人上山,而我突然想起他喜歡的一句歌詞:“能探險必需探險。”周國賢的《時空》,我也曾聽了一個暑假。

    山上的路陡峭,但讓心靈震撼的是天邊緩緩落下的太陽,遠處鱗次櫛比的樓宇,還有眼前的綠、粉紅、粉白。我興奮地跑着,他拿着他的相機,陶醉地拍着。登頂,友人的無人機為我們記錄下半分鐘的片段。“感覺不虛此行了,是吧?”我靠在他的肩膀問他。

    我一直很愛看日落和日出,但在北京一直沒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找到一個遼闊的地方,與他同享這份美。我在五道口,他在蘇州街。這次在承德,我們看着太陽逐漸藏在山後,看着天空從橙紅變成靛青、淡黃的漸變分層。回到車裡去,等到顏色徹底變為深黑,我看見天幕的眼睛,數不清的星星。在城市長大的我從未見過如此明亮、繁多的星星,孩童似的迫不及待喚醒了在打瞌睡的他。

    今天是星期三,再回到我開頭所說的“有趣”。其實避暑山莊也很有趣,或者說“再有趣不過了”。因為我們在一起散步,因為是我們。

    司徒子榆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