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說點歷史)話說上海租界
(西窗小語)五萬幢巴人房屋被夷平
(聲色點擊)沆瀣一氣
(斷章寫義)生態不出售
(句句是甘)唔想威 一於瞓低
(榕樹頭)汽車的未來
(亂世備忘)藍天白雲五月天
(筆雯集)王事靡盬 不能蓺稷黍
(夢裡聽風)像戰況公報或銀行支票的文字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5月2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斷章寫義)生態不出售

穆 森

生態不出售

    在民間持續保育海豚和教育公民保護生態環境的同時,政府的填海工程卻從未停歇。當澳門的海域逐漸被泥土覆蓋,下一代還有機會在無盡的海洋中看到無拘無束的海豚嗎?麥希汶認為人們在發展時,往往取易捨難,但海洋生態就付出了代價。她說:“例如政府需要土地時,如果跟當地居民協商,可能需要打官司等複雜程序;相反填海卻沒有人反對,但卻令海洋受到破壞。”中華白海豚的命運正在三岔口,由“易危”升為“瀕危”或降為“近危”,端看人類一念之間。

    【摘自:〈海洋的孤兒——中華白海豚〉,陳子浪,《生態不出售》,二○二一年五月十一日】

    疫情持續多時,對各地經濟都造成不同程度的衝擊,卻意外為生態帶來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以澳門為例,久違的中華白海豚在去年五月,再次出現在觀音像附近海域。究其原因,就是因為駛經該位置的船隻減少,令原本屬於該處的白海豚“回歸”。這事固然令人驚喜,但問題是,當一切回復“正常”時,我們是否又會故態復萌,再次趕走這些海洋中的“原居民”?又,當資本市場因為不同原因而停擺之時,我們是否應該借此機會,思考過往那種取易捨難,將生態資源變賣以換取發展的做法,究竟應否繼續?

    地球只有一個。今日我們對生態的恣意破壞,不過是在透支下一代應有的資源,“先使未來錢”。明乎此,那就知道何以澳門大學傳播系的大四學生,會以“生態不出售”為主題,圍繞澳門的生態規劃、物種等內容製作成畢業作品。他們此舉,早已超脫了完全修業要求的水平,目的是用一個又一個澳門本土例子來提醒大家:生態與發展這道選擇題,你和我,其實都需要回答。

    穆    森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