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說點歷史)話說上海租界
(西窗小語)五萬幢巴人房屋被夷平
(聲色點擊)沆瀣一氣
(斷章寫義)生態不出售
(句句是甘)唔想威 一於瞓低
(榕樹頭)汽車的未來
(亂世備忘)藍天白雲五月天
(筆雯集)王事靡盬 不能蓺稷黍
(夢裡聽風)像戰況公報或銀行支票的文字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5月2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王事靡盬 不能蓺稷黍

冬春軒

王事靡盬    不能蓺稷黍

    “真正糧食英雄”駕鶴而去,因而想起一些有關稻粱的事。我出生於廣東,廣東即是粵,粵字藏了“米”,況南番順一帶就是魚米之鄉,照理應是衣食無憂,可是村民有“紮炮”之飢,是何道理?《論語 · 泰伯》子曰:“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我相信魚米之鄉的人民“紮炮”,並非他們的恥辱。在我童年時代,餓殍載道,是司空見慣的。

    為免“紮炮”,稍長,我流徙於魚米之邦。誠如范成大的《新涼夜坐》:“江頭一尺稻花雨,窗外三更蕉葉風。”那裡稻穀豐盈,禾稻只需撒穀粒便有收成。夏夜乘蕉風之涼,聽椰雨響。當時寄寓於輾米廠(稻米磨坊),睡的竟是“米床”(米倉裡的米麻袋上),可以說是與米有緣。粵俚說“有米”,米就是“錢”的意思。胼手胝足,不外“搵米”。不過余生也魯,雖身在米堆中,一粒都沒有帶走。

    《詩 · 唐風 · 鴇羽》:“肅肅鴇羽,集於苞栩。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蒼天!曷其有所?”詩是寫昭公之後,大亂五世。君子下從征役,不得養其父母,而作是詩。詩意說:肅肅響的野雁羽毛,落在叢生的櫟樹上。王事沒有寧息,不能種植黍稷稻粱,父母的兩餐無以為繼。敢問悠悠的青天!何日得以安居?詩的第二章又說:“不能蓺黍稷,父母何食!”第三章再說:“不能蓺稻粱,父母何嘗!”因為“王事靡盬”,詩人不禁要問:“悠悠蒼天!曷其有常?”甚麼時候才會有正常的日子過?

    昨天說過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問:“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如今世界兵不去,而食不足。仰首問蒼穹,人類是否要回復到“食粥三餐,瘦肉四両,有鬼鞋着”的年代?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