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4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生命之花 起伏如山丘
愛野餐的一代
尤聲普最後一場五代同台戲
秒秒也是新開始
上場下場各有其時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6月10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上場下場各有其時

影 子


《離去》(圖片來源:澳門藝術節官網)

    上場下場各有其時

    影  子

    第三十一屆藝術節閉幕演出是中國國家話劇院帶來的《離去》,劇本改編自美國當代劇作家Nagle Jackson的《Taking Leave》。導演把劇中父親埃略特的角色由一個“莎學”專家改成了一個獲奬無數的、一生只演莎劇的演員,把“人生如戲”詮釋得淋漓盡致。

    遲暮的埃略特,身體與自我意識剝離,自我意識以影子的形象陪伴在側。埃略特登場即以李爾王的角色演釋一段與三個女兒的聲演戲碼,他早已分不清角色與現實。隨後埃略特與三個女兒的互動中更錯把女兒們直呼成李爾王女兒的名字,外在的人、事、物對他來說也越來越混亂與陌生,回憶與現實的時空錯置,各種荒誕瘋狂行徑,呈現老人自身在影子離去之前的痛苦與掙扎。

    因老父病重,離家的女兒都紛紛回家看望,欲商討往後如何看顧老父這個迫切的問題。然而,這個家對三個女兒來說,都沒有家的歸屬感。古板的工作狂大女兒沒有錢,小明星二女兒有錢卻沒有時間,正如大多數身爲兒女的平凡人,各有現實中的難處。後來,離家多年、叛逆不羈的小女兒考狄莉婭回來了,三人爲要不要送父親進養老院爭持不下,在衝突中揭開了各自的成長傷痛……埃略特在漸漸失去自我意識的時候,唯獨記得李爾王的台詞,似乎藉着這個與自己命運類似的故事,藉着殘存記憶中的對白與小女兒讀劇,與她和解。

    當意識到台上意識混亂的埃略特是阿茲海默症患者,難免會想起最近的奧斯卡得奬電影《爸爸可否不要老》。同樣講老人失智症,電影藉着爸爸接觸的人物與情節時序的錯亂,令觀衆猝不及防地直接代入老人混亂的思緖與日常中,似乎更能體會他的慌亂、茫然、憤怒、恐懼。結尾的處理,《爸爸可否不要老》中的爸爸投進看護的懷裡回到想念母親的孩童期的精神狀態,親情敵不過現實的殘酷讓人唏嘘。

    《離去》的埃略特則幸福多了,他在小女兒考狄莉婭身邊安詳地睡着,唸完最後一句李爾王的台詞,影子便像許多描述人往生後的靈魂般步上長長階梯通往一道白光的門。一轉念,小女兒說,爸爸是一個嶄新的人。面對至親的老去衰敗,她是勇敢的,一掃生命盡處的悲涼,儘管未來不可知,至少對父親的愛帶來了溫暖。

    老去,是每個人必經而且不可力抗的。生死有命,聚散亦有時,影子最後唸的那句來自莎翁《皆大歡喜》的台詞:“世界是個舞台,男男女女不過是戲子,上場下場各有其時。”在這裡多了一份釋然。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