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5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隨筆)天邊的方言
(老陳海外食事)白燒浜名湖野生河鰻
(山谷小島通信舍)“再等一下下!”
(四方聽音)謎樣樂團
(衆藝館)“顛覆想像”
(胭脂齋)也吃一個瓜
(時光迴輪)澳門的鄉愁
(筆雯集)唔聽你枝死人笛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脆嫩水靈蘇杭菜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7月2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唔聽你枝死人笛

冬春軒

 唔聽你枝死人笛

    夜靜無人私語時。於我而言,已沒有甚麼私語、公語了,只好夜靜閉門聽韻。韻,並非詩詞,只是音樂。音樂有國樂、西樂。國樂中又分地方樂曲,如廣東音樂又有潮州音樂,而廣東音樂,相信以沙灣何柳堂的各種小調最負盛名,為廣東音樂代表。

    據說國樂之中,最先引入西洋樂器小提琴、大提琴的是由粵曲粵劇開始,表面看來如是。其實很多樂器都是從外地引進的。譬如揚琴,又稱蝴蝶琴,原為中東一帶流行的古擊絃樂器,約在明清時傳入我國。還有嗩吶,是波斯語surnā的音譯,也譯作“蘇爾奈”、“唆吶”等。為簧管樂器。金元時由波斯、阿拉伯一帶傳入我國。在鄉間的“唱八音”常見這種樂器,甚至嫁娶、喪葬,無論紅白二事都派上用場。鄉人無知,不識此為何種樂器,無以名狀,依聲直呼其名,曰“啲咑”。則舉凡音樂家,一概稱之為“啲咑佬”。

    已忘記在哪一年,我還是華僑身份,在廣州見過一位如假包換的“啲咑佬”,他就是飾演董代的粵劇丑生文覺非,上演的劇目《拉郎配》。主要道具當然是那枝嗩吶(啲咑)。

    戲劇有《拉郎配》董代那枝嗩吶;而元曲中也有王磐的《咏喇叭》,調曰《朝天子》,曲云:

    喇叭、嗩吶、曲兒小腔兒大。官船來往亂如麻,全仗你抬聲價。軍聽了軍愁,民聽了民怕,那裏去辨甚麼眞與假?眼見的吹翻了這家,吹傷了那家,只吹的水盡鵝飛罷。

    王磐這闋《朝天子》乃咏物之作。明張守中在《西樓樂府 · 序》中指出:“喇叭之咏,斥閹宦也。”明人蔣一葵在《堯山堂外紀》中,更進一步揭示出此曲的時代背景:“正德間,閹寺當權,往來河下無虛日,每到輒吹號頭,齊丁夫,民不堪命。”西樓(《西樓樂府》)乃作《咏喇叭》,即是作者“有為而作”,是借咏物以刺時事之作。

    粵俚說:“一味靠吹”,其實也是厚黑學一門絕技。又謂:“

    唔聽你枝死人笛”,即是“不賣你的賬”。“死人笛”其實就是嗩吶。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