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澳門街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第一代女播音人傅詩敏
防疫時期的出省遊
新生代女拍友青出於藍
營地大街
推動都更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7月25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第一代女播音人傅詩敏

鄧耀榮


在澳全家福


傅詩敏的女兒說:“如果母親無需要兼顧父親的事業和照 顧我們六姐弟,她大概會成為像瓊瑤的小說家,又或者是一 位著名的中醫了。”(圖為傅詩敏攝於一九五一至五五年澳 門家中)


綠村電台的工作人員攝於一九五二年,前排 左一是傅詩敏,後排右二是蔣聲。


傅詩敏在主持節目

    第一代女播音人傅詩敏

    香港老牌樂手泰迪羅賓說:“做兒童節目是近七十年前的事,一切都模糊了,只記得傅姐姐對我們好好。”他口中所說的傅姐姐就是女播音人傅詩敏。她一九二二年十月十八日出生,來自廣州一個伊斯蘭教家庭,在廣州長大和接受良好教育。傳家祖上的資料已經找不到了,筆者僅能由她和丈夫的共同創作、兒女對母親的回憶,和她在廣播界的一鱗半爪,去重塑這位屬於港澳兩地,開創型的女播音人。

    夫唱婦隨的賢內助

    據兒女回憶,父母是在學校認識的,並且順利走向婚姻。從一張現存的、人手上色的結婚照片中看見蔣聲身穿黑色燕美服,傅詩敏一件淺色西式婚紗,披頭紗,左手持長長的花束。雖然照片沒有標示拍攝日期,但家人估計拍於一九四五年。從常理推斷,廣州的年輕人在抗戰勝利之年辦喜事也是非常合理的。

    傅詩敏的三女兒蔣慧明撰文悼念父親時,提及夫妻兩人志趣相投,以及父親藝名的緣起。“有一天,母親看見父親說得精彩細膩,她忽發奇想與父親商量說‘現在流行個人講述的天空小說,如果你有興趣在播音方面發展,我有興趣幫你編寫劇本。’蔣聲這個藝名就是在那一個晚上,幾個人一起商量,最後由母親傅詩敏想出來的。”這個片段發生在廣州,是在傅家孩子出生之前,定必是兒女在成長期聽母親說的故事。

    對之後在港澳的家庭生活,成長中的孩子變成合資格的見證人。他們的回憶均指向一點,就是傅詩敏在照顧子女、操持家務之餘,每天定時為丈夫編寫播音小說的故事摘要。故事的發展和橋段,以至人物對話則是兩人商量後的成果。就是說,傅詩敏同一時間需要兼顧家庭、準備自己的節目,和為丈夫的節目做撰述,的確是一位傳統的賢內助。

    傅詩敏的妹妹說:“她是校花,成績優異,是童子軍和校隊的游泳選手,也能跳國際交誼舞和民俗舞。”和蔣聲結婚生育兒女之後,她需要操持家務,照顧孩子。看得出來,蔣聲在廣州風行電台的時候(一九四九~一九五○),傅詩敏經已和廣播行業發生了間接的關係,或者說她仍然居於幕後。到了一九五二年,她隨丈夫來澳加盟綠村電台(註一),成為兒童節目的主持人。她很有可能是澳門廣播史上第一位兒童節目的主持人。

    不局限於兒童節目

    兒女形容父母是善良、熱情和低調的文化人,不喜歡應酬。夫妻倆最開心的事情是拆閱聽眾的來信。傅詩敏收到很多兒童和青少年的來信,她均會親筆逐一回覆。子女的回憶中提及母親在丈夫事業的高峰期(一九五○~一九五七),每天定時編著播音小說的故事大綱,還要花五個小時與丈夫一起編寫當天的廣播稿。此外還要編著播音小說的電影版。最後自己須親自出場擔任兒童節目的主持人。

    身為妻子,傅詩敏的廣播生涯必然與丈夫的軌跡重疊,蔣聲在一九五二年加入綠村電台,一九五四年底回香港加盟麗的呼聲,都是與妻子共進退的。當年澳門綠村電台的兒童節目是一人演繹,抑或有其他扮演者參加演出?現在經已無法考證。但在香港播出的形式是有跡可尋的,孩童年代的泰迪羅賓就是小演員,節目中除了傅詩敏,還有其他兒童參與演出和廣播。

    至於為何傅詩敏鍾愛兒童節目,相信有兩種可能,一是她自己的環境使然。她是好幾個孩子的母親,對兒童是關懷的,也非常熟悉。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基於需求,和平之後出生率急升造成嬰兒潮,在家中收聽廣播的兩大群體就是家庭主婦和兒童,故製作兒童節目來吸引聽眾。

    她在香港麗的呼聲工作長達十年,由一九五五至六五年。這期間傅詩敏的創作並不局限於兒童節目,更擴展至天空小說。據子女說,她的開山天空小說是《故劍難忘》和《危巢小燕》,現在無法找到作品的文字本、錄音帶。從子女提供的廣播劇名推測,是社會性質、文藝性質的故事。夫妻兩人每天讀報,訂閱當時流行的《中國學生周報》、中文版翻譯小說,相信她的創作源頭部分來自這些本土和外地的文化資源。

    首創主持兒童節目

    一八九七年維新派報刊《知新報》在澳門創刊,不足二十歲的康同薇為該報撰寫論說和充當日、中翻譯,成為中國首位女報人。半個世紀之後,廣播技術漸趨成熟,其功用由傳播訊息發展至提供娛樂和教育。傅詩敏一九五二年在綠村電台開辦兒童節目,創了這領域的先河。在一張一九五二年拍攝的照片中看見綠村電台的職員共有三名女士,其中一人便是傅詩敏。雖然她不是唯一的女播音人(註二),但極有可能是澳門廣播界首創兒童節目的主持人。

    在那些年頭,夫妻兩人同在廣播界,或電影、電台雙棲頗常見。粵語片名演員李鵬飛活躍於香港的電影界,而太太弘淑英則在綠村電台當播音員;李我和蕭湘在香港的廣播界佔據重要地位。蔣聲由一九五○至六五年是港澳兩地的電影、電台編劇、演員和主持人。他太太傅詩敏在港澳兩地的電台當了十三年的兒童節目、天空小說的主持人。

    除上述夫妻檔,不能不提的還有女強人飄揚女士。她繼何佐芝之後接手管理綠村電台,推動在澳門大水塘對開的海傍建立大功率發射站。她一邊管理電台的行政工作,還擔當節目主持人。二○一四年筆者在美國訪問梁送風時,他仍然記得飄揚女士每周奔走港澳兩地,把錄好的錄音帶由香港攜來澳門播放。

    結  語

    廣播這種新技術自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在粵港澳出現。我們相信由四十年代起已經有女性參與電台廣播工作,兼且這現象為業界和聽眾接受。女性由廣告播報員晉身成為節目主持人;她們由丈夫身後的支持者變成獨當一面的前台人物。所以廣播界不單有播音皇帝,還有播音皇后。相信在一起進入廣播界的夫妻當中,女方往往扮演着支援者的角色。她們常常在主持家務、照顧孩子之餘,還要協助丈夫構思和撰寫廣播稿。

    在眾多子女心中,母親傅詩敏的形象永遠是斯文、端莊和有教養。其中一個女兒說記得媽媽是巧手廚師,大菜小炒都難不到她。但大女兒蔣懿明的話更能觸及那個年代的男女關係的核心精神:“如果母親無需要兼顧父親的事業和照顧我們六姐弟,她大概會成為像瓊瑤的小說家,又或者是一位著名的中醫了。”

    註一、本文涉及傅詩敏在澳門工作時間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綠村電台仍未改名綠邨電台,故用舊名。

    註二、當時在電台的女性員工多係播音小姐,其工作是在廣告時段讀出廣告的內容。五十至六十年代,綠村電台還有李兆芬、區淑芳、弘淑英和劉尚瑤等女播音員。

    文:鄧耀榮(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