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5版:教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別把孩子培養成“伸手黨”
科目的價值
過分重視又未必是好事
情緒急轉彎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8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過分重視又未必是好事

黃素君

    過分重視又未必是好事

    上周在一個關於教育的微信群組中,有人分享了成都市武侯實驗中學李鎮西校長在二○一九年寫的〈學校教育無論多麼重要,都只是家庭教育的重要補充〉,在群組中激起了“小小的水花”。有人說看到標題吃了一驚,也有人認為這與學校和家庭教育孰主孰次的問題有關,還有人認為這跟主次無關,而是與不同制度的功能及目的有關。這不禁讓筆者回想起在一九九一年推出的第11/91/M教育法律中的第五條中所言:“幼兒教育是家庭教育的補充。”當然,這句話放在今天的教育中,肯定會引起爭論,因為觀乎現時家長對於幼兒教育的重視程度已遠超大眾的想像。或者諷刺地說,現時不少的家庭生活和家庭教育成為了學校教育的補充呢!

    在二○○六年推出的第9/2006號新的教育法中,已再沒有了“家庭教育的補充”這類字眼了。這到底說明了甚麼呢?從文字上的刪減來說,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幼兒教育不再是補充的性質,而是“自成體系”了。這當然跟往後推行的十五年免費教育直接相關,如果屬補充性質,有需要者則補,沒有需要者則不補了。然而,若定位在兒童應享有的權利以上,那又不一樣了,即無論家庭的需要為何,一切都應以保障孩子的權利為考量的起點。事實上,保障兒童權利的呼聲越來越多,而真正的關注又不足,以致在實踐上引發多種問題。例如,兒童享有教育權是好事,但是如果學校教育時間過長,或是因學校教育效果不理想而導致要額外參與各種各樣的課外補習活動,那麼,這很可能就侵害兒童其他的基本權益了,例如參與家庭的權利。所以,大家需注意別將愛變成害。

    我是一位教師,站在本位主義的立場上,教育固然是十分重要的。但同時也想指出,學校教育雖然重要,但並不是唯一。當然,有不少教育同工會說,正是現在有部分家庭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才導致學校教育膨脹,甚至承擔了家庭的教導功能。也是的,重構家庭的功能和概念,對於社會發展尤為重要,筆者早在二○○六年的一個有關青少年濫藥的報告中提出了類似觀點。重構家庭的概念是個漫長的過程,但是只要起步,就有機會做得到。

    無論是內地的《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或是澳門的《澳門學校指南(二○二一/二○二二學年)》,對於學生完成功課的時間都有很清晰的指引。但是影響完成時間的因素,除了學生完成功課的速度外,最大關卡應是學生對於課業的認知和理解,而這一個則屬於學校教育最根本的問題——教與學的問題了。換言之,有多少學生在完成一節課後,能獨立完成教師們安排的作業呢?筆者經常聽到教師們說:學生家裡的人幫不了他們……但究竟要家長幫忙甚麼?如何幫呢?這種又算不算是“家庭是學校教育的補充”呢?

    回歸學校教育的根本,教師們需要有所突破,或許要先放棄“學校以外能有人幫助學生課業”的想法,在安排功課時應根據學生學習規律作出合適的調整,精準地考量功課的量、目的和需要性(有些功課安排目標不清晰,也會浪費學生的時間),發揮教師專業,維護學生的權利!最後,筆者也希望家長和教師們在暑期結束前,能有機會看看《兒童權利公約》①,以便在新的學年更好地保障和維護孩子們的權利。

    (對學生課外補習的思考 · 二 · 完)

    黃素君

    註:

    ①《兒童權利公約》https://bo.io.gov.mo/bo/i/98/37/resoluar20_cn.asp#cht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