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D03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李俊傑轉戰導演工作
藝團接連受衝擊 深思未來勿遲疑
《澳門人·澳門事》介紹張儀君作品展
現代潮劇《桑浦山花》穗展演
《齊齊食通街》推介地道美食
生活困境與悲劇人物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8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生活困境與悲劇人物

小 也


《人民公敵》

    生活困境與悲劇人物

    ——《小霸王》與《人民公敵》九十年

    一九三一年,《小霸王》與《人民公敵》不僅開啟了美國黑幫片的格局,更帶來可觀的票房收益,引致一系列同類影片的面世,其中《人民公敵》的導演威廉韋爾曼,是第一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飛機大戰:翼》的導演,他用了十五萬美元、廿六天拍攝《人民公敵》,結局收逾百萬美元的票房。

    與《小霸王》相同,《人民公敵》主人翁也是從蠱惑仔到黑幫小頭目,最終落得死亡的經過,片中的兩個死黨從偷皮草、偷汽油到偷酒,漸漸獲得財富,沉醉於酒與色,見證了人性在財富引誘下的變異。當時美國社會進入大蕭條,民不聊生,人人為了財富而瘋狂,不擇手段,影片的賣座,更能說明影片切合民眾的情感投射。

    《小霸王》強調主角追求財富與權力,但《人民公敵》主角只希望賺快錢,並對比主角哥哥奉公守法做工賺錢僅是勉強維持生活,寫出犯法是走出生活困境的唯一出路,情懷悲觀。親情是片中的重要元素,哥哥的訓話、母親的關愛,似是對主角行徑的質問與審判,也間接影響其人性變化,他最後坐在病床上似有悔悟,但為時已晚,最終逃不過黑幫的追殺。

    重看這兩片影碟,發現《小霸王》的黑幫感較強,情節聚焦於幫派恩怨;《人民公敵》其實是蠱惑仔故事,無政府狀態較明顯,局部情節有黑色電影味道,並以年份作章節分隔,情節緊密、人性鮮明,同時結合經濟困局、禁酒等社會現實,構建出“以戲喻現實”的野心。

    兩片在九十年前先後公映,成為黑幫類型片先鋒,與翌年的《傷面人》,共同締造了旋風,啟發了後世,但同時引起了社會的反對聲音,認為影片鼓吹犯罪,最終制訂了《電影製作守則》,對黑幫電影作出種種規範。當然,這守則在今天已經消失,但以黑幫電影史而論,前述兩片的創作無拘無束,不受限制,引導了九十年來的黑幫片創作路向。(下)

    lhaio@yahoo.com.hk

    小  也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