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02版:要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三星堆發現國寶青銅神壇
三星堆文化創造力遠超想像
跨越四大洲的一“面”之緣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10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跨越四大洲的一“面”之緣



三號“祭祀坑”出土的金面具 (新華社)

    跨越四大洲的一“面”之緣

    據新華社報道:九月九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佈了一批三星堆考古最新發現,大大小小的文物中一張完整的黃金面具格外引人注目。

    三千多年前,四川盆地的先民在祭祀活動中焚燒填埋下玉璋、銅尊等“聖器”,在歷史長河中留下“天人對話”的夙願。三千多年後,原本山海相隔的古跡依次現世。人們驚奇發現,古蜀遺址出土的金面具竟與古埃及、古希臘和美洲古代文明中的金面具“撞臉”。

    在考古學家眼中,金面具的“天緣湊巧”不僅昭示了先人不謀而合的發展智慧,也寄託着各洲人民世代相傳的交流願景。

    偶合的匠心

    六月中旬,當考古人員從三星堆三號“祭祀坑”緩慢取出一塊青銅罍殘片後,一團嚴重變形的金器出現在人們眼前。修復人員用時不到一周,一張完整的金面具緩緩呈現。

    在他國考古發現中,也不乏金面具的身影:古埃及法老圖坦卡蒙黃金面具成為埃及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古希臘阿伽門農黃金面具被認為是邁錫尼文明的絕佳明證;墨西哥瓦哈卡出土的希佩 · 托特克黃金面具引發人們對阿茲特克神話“春天之神”的無限遐想……

    這些跨越四大洲的金面具不斷喚起人們的聯想:它們之間是否存在着某種淵源?

    細觀古蜀遺址出土的金面具,不難發現它們都是用模具捶揲而成。在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李新偉認為,距今三千多年的古埃及法老金面具和古希臘邁錫尼金面具,都是採用捶揲工藝製成。

    與上述三地有着不約而同匠心的還有新大陸美洲地區。儘管目前尚未發現和舊大陸間存在相關交流的證據,但那裏的先人也逐漸發展出捶揲工藝來製作金器。

    契合的韻味

    幾大洲的先民利用黃金打造出令人驚歎的神秘面具,儘管其用途略有不同,但考古學家認為這些金面具契合着不同地區先人對超自然力量的崇拜,並成為類似信仰的載體。

    圖坦卡蒙黃金面具以及阿伽門農黃金面具用於逝者。關於三星堆黃金面具,考古學家推測其目的主要是為增加銅像或巫師的神秘感,賦予人與神靈溝通的能力。

    李新偉解釋說:“古蜀遺址出土的許多文物都有太陽神鳥的形象,這顯示出古人對於太陽的崇拜。

    在美洲,黃金面具則與神靈有着更為直接的關係。墨西哥瓦哈卡出土的黃金面具以阿茲特克神話中“春天之神”希佩 · 托特克命名。

    出土於古埃及法老圖坦卡蒙墓葬的金面具被認為是令法老重生或永生的神聖道具。李新偉說。

    重合的願景

    “阿伽門農面具等金器是獻給逝者的,而中國四川的發現則是獻給神靈的禮物,與給諸神的供奉祭祀有關。”希臘國家考古博物館古物館長康斯坦丁諾斯 · 帕斯哈利季斯說。

    然而目前相關史料仍很匱乏,各文明之間如何聯繫和交往存在無數謎團,令考古學家好奇神往。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考古學家奧爾蒂斯認為,三星堆的新發現將推動全球考古界進行更深入的研究調查,追溯遠古文明的發展歷程。

    “三星堆堪稱文明互鑒的絕佳例證,”李新偉表示,不同文明間應相互學習、共同發展,各洲先人也正是懷揣互鑒融通的願望,才共同推動人類社會走向今天的繁榮。

    “我們應該尊重各文明獨特的發展道路,我們應讚美這些文明。在‘美人之美、美美與共’的文明觀基礎上,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李新偉說。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