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殷言快語)絕響唐樂再問世
(西窗小語)“榮歸”之後判若兩人
(劃火柴的男人)“尚氣”與流行文化的威力
(微泓集)可怕的不講道理
(紙上峰云)下一個G聯盟
(金漆皮毛)踏入寫作大門
(看風景的貓)打得好
(筆雯集)老夫聊發少年狂
(快樂的牛角包)《活着》恐懼症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13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快樂的牛角包)《活着》恐懼症

區仲桃

《活着》恐懼症

    突然想起余華的《活着》來,坦白說我一直有“《活着》恐懼症”,所以當我發現自己主動想起這部書來時,實在有點驚訝。這種恐懼症的由來很簡單。不知道什麼原因,香港的中學和大專院校對這部書情有獨鍾,結果每當入學面試,我問考生喜歡看什麼書時,他們十居其九都說《活着》。更可怕的情況是學生好不容易進入大學,唸了五年書,有些仍然選《活着》做他們的畢業論文。眼看這情況,患上恐懼症是理所當然的,我唯一可以做的是在課堂裡遠離《活着》,甚至不大選擇余華的作品。

    只是我為什麼突然想起這部書呢?我也說不出理由來。腦海忽然出現一個片段(當然多少受了電影的影響),書中男主角福貴出身地主家庭,家裡把他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二世祖。一次賭博中把家裡一切,包括住的大屋也輸掉,一夜間變成一窮二白。這是解放前不久發生的事,變成貧農後,他當過兵,但很快便解放了。解放後有大大小小的政治活動,不少地主命喪於這些活動中,其中包括當年贏得福貴家裡所有財產那個人,他被槍斃了。當他被押到刑場時,看到人群中的福貴,也許福貴當時正在想:這個人做了我的替身呢!

    故事其他內容我記得不大清楚,只記得福貴看着身邊人一個個死去:妻子、兒子及女兒,最後只剩下老去的自己及一頭牛。這樣的故事到底為什麼會深深吸引着我的學生呢?實在難說。

    不過上面這個故事片段,卻讓我想起中國人一種老掉牙的說法“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如果覺得這種想法有點遠水救不到近火的味道,就是因為說到底不知那種“福”何時會到來啊。面對眼前的困境,我們可以用挪威人的智慧做補充:世上沒有壞天氣,只要你穿對衣服。

    區仲桃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