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蓮花廣場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凝聚合力:粵澳深合區共管體制解讀
再論“九·一一”事件的啟迪
公共行政改革的績效問題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22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公共行政改革的績效問題

李 澄

    公共行政改革的績效問題

    一直以來,公共行政改革都是歷屆政府的核心政策之一,從推行服務承諾、公共行政改革路線圖、構建“服務型及責任型政府”、秉承“以人為本,科學決策”、到近年提出精兵簡政、建設廉潔高效政府等,直至現屆行政長官上任時,提出“先立後破”的原則,並於公共行政領域範疇提出6項舉措,分別是全面規劃公共行政改革、分批重組公共部門架構、積極推動電子政務建設、促進跨部門工作協調、檢討人員管理、招聘及完善公務員培訓機制,並細分成12個項目,展開新一輪的公共行政改革。

    當中有不少政策引起社會關注,例如制訂公共行政改革的計劃、優化道路工程協調機制、尋求解決樓宇滲漏水的方案、檢討授權制度及官員問責制等。然而,雷聲大,雨點小,上述備受居民期待的政策、計劃及制度,不但未能按施政報告中的預計時間完成,甚至在完成時間後,仍遲遲未能出台。

    以制訂公共行政改革的計劃為例,預計開展時間為二○二○年第二季,到二○二○年第四季完成。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曾在二○二○年十一月表示,公共行政改革方案會於上年底或本年初推出諮詢,但直至二○二一年八月,改革方案仍未見蹤影。正如施政報告中所述,公共行政改革方案需聽取社會各界意見後,進行修改和完善,但按照現時的行政效率,要等到公共行政改革最終方案出台,實在不知要到何年何月。行政長官提出“先立後破”的原則,原意是透過分析、梳理公共行政架構及程序中的各種問題,針對性擬定改革措施,並以全面規劃、有序推進、重在落實來建設廉潔高效便民便商的服務型政府,該方案作為公共行政改革的綱領,將奠定現屆政府的行政改革路線及藍圖,若然連方案也未能出台,談何有序推進,遑論落實二字。

    由於道路重複開挖及樓宇滲漏水一直備受居民詬病,所以行政當局以這兩個項目作為先行先試的對象,重點解決有關跨部門協調問題。當居民聽到遍地工程的澳門將禁止三年內重複開挖道路,及可解決樓宇滲漏水的民生難題,紛紛鼓掌讚好,並期待措施落實。相關工作的預計開展時間為二○二○年第一季,完成時間為二○二○年第四季,但政府在二○二一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文本中匯報執行情況時,僅表示將以訂定法規的方式確立道路重複開挖的協調機制,及建議透過創設可行的法律機制,應對難以入屋檢測查找滲漏源頭與相關住戶不配合的問題,及將上述兩個項目繼續納入二○二一年度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時間表中,並預計再用一年時間制訂行政法規來規範道路重複開挖,以及繼續探索解決樓宇滲漏水的可行方案。換言之,僅是決定用制訂行政法規的方式來解決道路重複開挖就花了一年,之後制訂行政法規的時間又再需一年;樓宇滲漏水的問題,則前後需要花兩年來探索可行的解決方案,更不要談日後落實措施所需要的時間。直至本年八月,兩個跨部門合作的重點項目仍然未見終點,行政當局是否能在今年內徹底解決問題亦成了未知之數,甚至可能需再次延長工作時間。

    與上述情況近似的還有不少,例如檢討授權制度及官員問責制、完善公務員培訓機制等,有的未見建議方案,有的未見落實修改。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本屆政府提出“先立後破”的原則,去屆政府花費數年來規劃的諮詢、分析、總結等預備工作,大多被擱置,例如行政當局曾於二○一七年十一月發出修訂《公務人員工作表現評核一般制度及晉升機制》的諮詢文件,並於二○一八年七月完成總結報告;於二○一八年十二月發出修訂《澳門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第二階段)的諮詢文件,並於二○一九年八月完成總結報告等,相關修訂隨着現屆政府上台後,未見有後續跟進。停擺的原因可能是為了貫徹執行行政長官“先立後破”的原則,先重新檢視及梳理問題,又或是依據先急後緩的方式,集中資源處理公共行政改革中的其他緊急事宜,諸如電子政務、官員問責制等,原因如何有待行政當局進一步說明。

    然而,筆者關注的是公共行政改革的延續性及有可能造成的資源浪費問題,由於現時公共行政改革的績效明顯較低,針對一個議題的檢討、制訂方案、諮詢,到出台最終方案及落實措施等程序,動輒就需要數年,就像本屆政府的公共行政改革計劃,上任一年○八個月仍未完成制訂初步方案,未來還要諮詢、修改等程序,日後還有否足夠的施政時間落實最終方案,成為改革的不確定因素。倘第六屆政府上任時,不認同本屆政府的工作,選擇擱置相關改革,又再開展新的研究,將可能浪費過往所投入的資源。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現屆政府在公共行政改革領域的進度嚴重落後,未有展現良好的績效水平,多項政策未能按時完成及達到應有效果。要知道公共行政改革未能按計劃有序推進,影響的不只是單一公共部門,而是影響整個特區政府的運作,從制度上窒礙政府提升行政效能,削弱本澳在國際環境的競爭力,以至於決定未來是否能成功建設廉潔高效便民便商的服務型政府,以及成功發揮自身優勢,融入大灣區建設。為此,筆者建議行政當局應加緊推進公共行政改革工作,投放更多資源,做好頂層設計,要求相關權責部門完善內部管理,適時採用不同措施進行績效管理,務求提升公共行政改革的成效,尤其針對公共行政改革項目制訂具體的時間表,供社會監督,避免蹉跎寶貴的施政時間。

    李  澄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