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05版:澳聞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幾內亞比紹藝術家展揭幕
澳藝人亮相灣區音樂會
奮鬥百年電影海報展明開幕
澳樂音樂會呈獻經典作品
文化講堂三公眾講座報名
集思廣益 構築博彩業健康發展的制度基礎
新聞特搜
凍土融化二人展關注氣候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22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集思廣益 構築博彩業健康發展的制度基礎

王長斌

    集思廣益  構築博彩業健康發展的制度基礎

    如果從《娛樂場幸運博彩法律制度》(第一六/二○○一號法律)頒佈之日起計算,澳門的“賭權開放”至今正好二十年。二十年來,澳門博彩業發生了令世人瞠目的變化,當然也帶來當初立法時未曾預見到的問題。在此次幸運博彩經營權批給行將到期、澳門博彩業不久將踏入新的紀元之際,對於博彩法進行檢討與反思,集思廣益,總結經驗,為博彩業下一步的發展奠定一個堅實的制度基礎,關乎澳門博彩業以及澳門經濟的走向,值得引起全澳門社會的重視。

    博彩法諮詢三方面

    此次為修改博彩法所展開的諮詢,按照特區政府發出的諮詢文本,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內容,一是明確幸運博彩的發展方向與規模,二是加強對博彩經營者的規管機制,三是明確承批公司所應承擔的企業社會責任。其中第一項是此次修法必須解決的問題,與即將到來的重新競投有直接關係,第二項是關於二十年博彩法實踐中發現的問題及解決方案,第三項是響應社會的呼聲,探討如何在博彩法中體現博彩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內容。

    批給期限不宜太短

    就幸運博彩的規模而言,特別是批給的數量,事實上很難從理論上找到最佳方案,因為包含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例如每家承批公司的規模不一,市場不斷地發生變化等。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在答記者問的時候講到,澳門幸運博彩既要保持一定的規模,又不能無限制發展。這是一項重要的原則。從這一原則出發,參考二十年澳門幸運博彩發展的經驗,再確定批給的數量,可能是比較可行的做法。

    就批給期限而言,儘管各公司不再建設新的賭場,所以不再需要二十年的批給期限,但批給期限亦不宜太短,否則會影響博彩公司投資較長期項目的意願。另外,如果縮短批給期限,則應當考慮建立協商續期制度。在下一次批給到期的時候,遵紀守法以及完成合同目標的企業,應當可以續期而不是競投的方式獲得繼續經營博彩的機會,避免博彩企業短期內多次參與競投。

    加強對博彩企業的規管,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諮詢文本中提到的增加公司資本、提升常務董事的資本比例、控制過度的利潤分配、引入政府代表等,都是值得考慮的做法。但是,在引入或改革這些制度的時候,需要考慮政府監督與公司自主經營權的關係,既要監督到位,又不要過分地干涉公司的自主經營權。

    明確刑責處罰制度

    在加強博彩企業規管方面,諮詢文本提出的另一項措施是明確刑事責任與行政處罰制度。這是非常重要的。現行博彩法規定了博彩經營者需要承擔的許多義務,但多數沒有明確處罰制度。在過去二十年的博彩法律實踐中,我們很少看到博彩經營者因為違反規管條例而受到處罰的案例。因此之故,博彩法律比較缺乏應有的阻嚇、指引、教育作用。

    近年來,社會上有較多的呼聲,呼籲在法律中明確博彩企業的社會責任。一方面,社會責任的範圍較寬,而且隨着社會的發展,人們對於博彩企業應當承擔的社會責任會發生變化,另一方面,許多社會責任屬於企業自願履行的範疇,所以,在法律中明確企業的社會責任,會有一定的難度。建議採用法律規定與向社會承擔責任相結合的方法,明確博彩企業的社會責任。例如,對於環保等社會責任,通過法律強制博彩企業履行,而對於支持公益活動、支持各類教育、文化、科研等活動,主要採取向社會公開、接受社會監督的方式,鼓勵博彩企業承擔。

    博彩法律是博彩業發展的基礎,且法律一經通過,不宜過分頻繁的修改。此次諮詢,體現了特區政府的審慎態度,是值得稱許的。建議特區政府基於同樣審慎的態度,對於某些需要引入及改革的制度,深入研究,發揮制度的正面作用,避免對博彩業的發展造成不必要的傷害。諮詢是立法民主化的重要環節,期待通過此次諮詢,制定一個更加適合澳門博彩業健康發展的法律制度。  (文中小題為編者所加)

    思路智庫常務副理事長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    王長斌教授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