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3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殷言快語)永遠的仇恨
(西窗小語)人均GDP與生育率呈反比
(金漆皮毛)努力爭取善意
(紙上峰云)元宇宙概念
(微泓集)人雞之間
(看風景的貓)熱 秋
(劃火柴的男人)疫情下更要放輕鬆
(快樂的牛角包)聽月亮
(筆雯集)福薄的富貴人家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9月27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殷言快語)永遠的仇恨

殷立民

永遠的仇恨

    “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這首《松花江上》是我從小就會唱的歌曲。今年是“九

    · 一八事變”九十周年紀念,再唱這首歌,回憶起鬼子的種種暴行和中國老百姓的悲慘,心中燃起無限的憤怒和憎恨。尤其是當今日本政府的種種反華行為,更激發我心中的新仇舊恨。

    “九 · 一八事變”兩年後,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我的童年是在戰火炮聲中度過,八歲之前我住在上海英租界,孤島老百姓生活必然艱難。還曾聽過日軍攻打蘇州河北岸的隆隆炮聲,在天台上見到漫天火光。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本轟炸珍珠港,引發美國向軸心國宣戰。鬼子進租界,我家逃離上海到江陰鄉下(現屬張家港)避難。到達鄉下的時候,因為日本戰線拉得太長,兵力分散,當地的駐兵很少,而且當地有新四軍和游擊隊,鬼子龜縮在據點裏,一般不敢出來,所以還比較安定。可是要知道日本兵的殘忍,不僅僅是發動南京大屠殺,實際上每到一個地方殺一個地方。一九三七年,日本在江陰江面遭遇中國海軍破釜沉舟的頑強抵抗,江陰保衛戰使日軍第一次遭遇重創……日本兵佔領江陰時,報復性屠殺江陰平民,在江陰城裏沿街一路機槍掃射,不論男女老少,見一個殺一個,第二天再挨家挨戶搶掠金銀財寶,強姦婦女。周邊很多村莊全村居民被殺、房屋燒燬……

    有一些日子我住在鎮上太公家,叔婆楊氏照顧我們的生活,叔婆原是上海虹口某教會醫院的護士,鬼子侵佔上海後回到鄉下。聽叔婆說:她娘家在江陰長江邊,鬼子上岸後燒殺搶掠,叔婆的父親是當地的鄉紳,被綁在樹上慘遭殺害,日本鬼子的殘暴,筆墨難以形容,家破人亡,比比皆是。

    鬼子侵華,我家還有一位姑夫壯烈犧牲。姑夫佘毅(“百度”有條目)祖籍中山石岐,上海海關稽查員,他和我二叔殷之鉞一起組織隊伍到延安參加抗日,一九四三年,日軍掃蕩晉察冀邊區,姑夫佘毅被圍困在山頭三天三夜。突圍時他腿部中彈血流不止,在掩護撤退任務完成後,他既不願成為其他戰士的負擔,也決不成為日寇的俘虜,留下最後一顆子彈,執戈自盡,犧牲時還未滿三十歲。

    國仇家恨永世不忘,世代銘記。可恨日本當權者至今還不認罪,有些人還在宣揚日本侵華是合理的,因為日本自然資源貧瘠,到中華大地掠奪理所當然。還將殺害中國人的罪魁禍首供奉在神廟裏膜拜,豈非還想步其後塵再犯中國。現今又跟隨美國在台灣問題上一再干涉中國內政,處處與中國作對。警告日本鬼子,今日之中國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已經不是九十年前的東亞病夫,當今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而且有強大的國防力量,日本膽敢再侵犯,決不輕饒……

    殷立民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