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殷言快語)沈老師萬歲
(西窗小語)八十年後非洲人口佔全球三分之二
(金漆皮毛)堅忍的澳門人
(心海魚書)“鐵娘子”風範
(微泓集)樂琴書以消憂
(浮城煙火)你很好
(看風景的貓)中國紅
(筆雯集)坐朝問道 垂拱平章
(快樂的牛角包)有 人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0月4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快樂的牛角包)有 人

區仲桃

有    人

    對於我這種患有臉盲症(當然未經醫生正式診斷)的人來說,一直以為進入網上授課的時代可好了,可以放下認不到學生臉孔的煩惱,因為一般學生都不願意讓我們看到他們的容貌。說來可能有點誇張,這兩年來,差不多都是對着一片漆黑上課,完全不知道這片黑暗中到底藏着什麼,但我卻會打開鏡頭,讓學生看到我。我已弄不清這是出於禮貌,還是大學方面的要求,反正一直都是這樣運作,相安無事,直到那一天……

    那天我在地鐵站突然被人叫停了,對方喊出了我的姓氏及工作的身份,於是我很自然地停了下來。我們都戴着口罩(這是自然不過的事吧),所以只能從眼睛和眼神來判斷對方。這個大男孩也許從眼神中看出了我的疑惑,立即自報畢業的年份及修讀的學系。為了讓我更放心,他清楚地道出曾修讀我中西文學比較那門課。

    聽過這些資料後,我知道他真的是我的學生。然而,我對他竟然一無所知。男孩的名字和樣貌,完全無法令我想起和他曾有師生關係。這個“陌生男孩”正在赴約途中,但他偶然碰見我,竟然顯得有點興奮,因為男孩從來沒有見過我的“實體”。

    男孩雀躍地把他畢業後的經歷向我作詳細報告,只知道他已順利當上老師,職場上碰到不少問題。我把自己的經驗和他分享,也作出了建議。男孩好像忘記了正在赴約途中,我只好提醒他時間已不早了。最後我還說了句疫情前經常說的話:下次見面再談。話剛說出口,我頓時感到尷尬,因為誰會知道什麼時候會恢復正常生活。這樣的話顯得完全沒有誠意。幸好那一刻我們各自繼續上路去。

    這次經驗,彷彿解答了我的疑惑。我一直懷疑自己面對的只有黑暗,黑暗背後還是黑暗,誰知道原來有人。

    區仲桃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