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6版:攝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色外之音
藝術風——荷花
灰頭白臉
彩雲伴觀音 鄺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0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色外之音

圖/文:廖偉棠












    色外之音

    自菲林有了顏色以來,沒有導演拍彩色電影不在色彩上下工夫做文章的。最經典的,是安東尼奧尼的《紅色沙漠》的紅。最讓人震撼的,固然是阿莫多瓦的高反差對比色衝擊波,但他用色就像中國的張藝謀的高配版,象徵主義過於直白,就像他們的慾望之粗放。我喜歡更細膩、更挑剔和曖昧的,比如說韋斯 · 安德森和羅伊 · 安德森。我也嘗試在自己的城市攝影中學習他們這一點:黑白的話我會盡量調高對比度,但彩色則不然,對比度會是更微妙的變化。

    兩個安德森,都是怪導演,都有自己一套的色彩譜系——關於色譜分析的技術文章早已鋪天蓋地,此處不用多說了。兩者相比,羅伊更高冷一些,他的調調像是電影裏的莫蘭迪,粉調混雜着中性灰,簡直不是人間顏色,說不得也。韋斯看起來接地氣得多,懷舊(比如上世紀二十年代歐洲和六十年代美國)調調、印度花布調調、老迪士尼卡通調調、浮世繪調調,都非常讓人親近。不過這些調調,我們現在都可以用手機的Apps後製而成了。

    事實上從《天才家族》到《穿越大吉嶺》,韋斯的五彩繽紛都是一種事不關己的純粹的形式主義。兩部片一部是七十年代懷舊色彩,一部是印度馥郁色彩,在迷幻音樂中得到了統一;但色彩本身沒有起到太多反諷的作用,不像《布達佩斯大飯店》,那些甜蜜初戀的粉色,反襯的是恐怖時代的肅殺。

    這是他的自我定位:我是人世間不可能有的色彩。他也許是色彩裏的造夢者,不在乎真實世界的種種缺陷,他自足的夢幻世界必須完美,哪怕這種完美和不可能的色彩在世人眼中近乎怪誕。

    但是,我本質上更為喜歡入世的攝影,能夠讓人聽出“色外之音”的彩色攝影更入世,業已停刋的著名人文/影像雜誌《COLORS》的攝影就是這樣。他們作為一個團隊所凝聚的形象勝於一個單獨的攝影師(他們的攝影師的名字總是隱藏在雜誌的最後一頁),所以如果說當代我最欽佩的一個彩色攝影大師,他的名字就叫COLORS。

    COLORS首先擁有的,是德國攝影大師桑德的人道主義者的心靈,其次才是他的攝影、構圖方式,它是一個彩色版的桑德。所關心的主題皆是全球化時代的共同問題,關乎人類的普遍幸福和不幸,每一期在諸如“希望”、“監獄”、“表達”、“愛滋病”、“志願者”這樣的共同題目下拍攝和採訪世界各地各階層的普通人(囚犯、黑幫、勞工、小職員、小學生、主婦……應有盡有),端正和他們對視的眼光,放棄戲劇性的鏡頭,讓人的快樂和悲傷都得到最真實的呈現,人的尊嚴得到恢復。

    《COLORS》雖然停刋了,它的餘音早已影響了我們新一代的紀實攝影師。

    圖/文:廖偉棠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