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3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司徒穎茵享受參與本地製作
兩音樂人感榮幸
難以收之桑榆
階級仇恨的過渡篇章
澳門資訊直播立法會會議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0月1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難以收之桑榆

費拉拉


作曲家法雅

    難以收之桑榆

    老早就對西班牙作曲家曼努埃爾

    · 德 · 法雅(Falla,1876—1946)肅然起敬,卻想不到有一天,我居然得到位於西班牙格拉納達的法雅資料館館長、法雅的外孫女卡爾西亞 · 艾蓮娜特許,走進法雅資料館。不知有多少西班牙以外的中國人曾在資料館逗留,總之,當我目瞪口呆地瀏覽資料館收藏的,來自世界各國的有關法雅的書籍時,艾蓮娜狀甚肯定地言之:“介紹法雅的書,已有許多種文字,唯獨沒有中國人寫的!”我有點懷疑,於是繼續戴着手套尋覓,也許鬼使神差,竟終於在藏書豐碩的書櫃裡,找到一本台灣水牛出版社出版的《法雅傳》。我大喜過望地把它謹慎抽出並對艾蓮娜說:“這是中國人寫的法雅,您剛才說得不準確。能查查書是怎樣得到的嗎?”親愛的艾蓮娜一臉詫異並感慨系之:“書籍林林總總,偏讓這位先生嗅到一本是中國人寫的,真奇怪啊!”艾蓮娜他們一下子也莫名於這本書的來龍去脈,卻交帶我:“以後您寫的涉及法雅的文章,也要給我們收藏。”

    就在資料館裡,也帶著手套的艾蓮娜虔誠虔敬、小心翼翼的拈出法雅的遺信原件等給我拜閱!我一下子又感動了,覺得艾蓮娜她們是真愛法雅;覺得她們做這樣的工作很偉大!

    趁着尚有時間,我匆匆翻看曾氏《法雅傳》的序言,序言謂此是現今中國人寫的權威性的《法雅傳》。艾蓮娜聽後不以為然!並隨即說了一句令我聽來乃開玩笑的話:“最權威的應該是你寫的!”艾蓮娜着我在格拉納達住長一些日子,更多地了解法雅;說很願意為我提供所需要的所有材料,並給我簽署寫法雅的授權書……我最初還真有點心動,寫作過程是學習過程,何況寫自己心儀的作曲家?但一想到法雅曾在法國巴黎、地中海馬略卡島、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奮鬥過,我覺得鞭長莫及、力有不逮,難以收之桑榆了。

    費拉拉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