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2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殷言快語)《梨花頌》二十歲
(西窗小語)疫情加脫歐 釀人手短缺風暴
(金漆皮毛)隔 離
(紙上峰云)熱門學科
(微泓集)一物休盡取
(看風景的貓)歌者與歌
(劃火柴的男人)《魷魚遊戲》的絕望中年
(快樂的牛角包)奇難雜症
(筆雯集)賣狗懸羊話世情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0月2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看風景的貓)歌者與歌

彭海鈴

歌者與歌

    一向都不怎麼用心看電視劇,是拿耳朵聽的多,只是圖個聲音而已。活在鬧市久了,若無聲音在耳邊相伴,恐怕會懷疑人生。

    劇終,工作人員名單列出,隨之有歌曲響起,似曾相識的旋律,是位男歌手在唱,但絕對肯定,原唱一定是女的。然而也沒有多作研究,因為歌曲只播了一段,名單已完結,那歌戛然而止。

    直到有一天,跟一位千禧小朋友聊着,她提及最近“發現”她喜愛的男歌手有首新歌很好聽,旋律委婉,歌詞怨愴。噢!這首歌,原來就是那套我“聽”了幾個星期的電視劇的片尾曲。

    在下的耳朵還算靈敏,早聽出這歌是“似曾相識的旋律”、“原唱一定是女的”。千禧小朋友把它作新歌看待,其實也非常合理,因為它出現於小朋友還未出生的上世紀,是一九九七年的流行歌——新加坡女歌手許美靜唱的《明知故犯》!

    近幾年樂壇有股趨勢,好些上世紀八十或九十年代的歌曲,由新一代歌手重新演繹,在音樂編排、唱腔等方面用了新的處理手法,呈現了與當今樂壇相行不悖的風格,從而廣受年輕的(千禧後的朋友)與年長的(千禧前的朋友)歌迷歡迎。這也是好事,經典就是經典,歷久不衰,任何年代,都有捧場客。

    這位新加坡女歌手的音色,很有種感性而暗冷的味道,《明知故犯》是她的代表作之一:“為何要恐懼?寂寞時欠一個伴侶”、“為何要落淚?落淚時要一個面對”,有同樣遭遇的,聽罷真要找個角落埋頭痛哭!

    有點唏噓的是伊人成名後的遭遇,較之她不少名曲中的悲怨之情還要悽惶。期待她能抖擻重回舞台,再唱溫暖的《城裡的月光》,還有振奮的《陽光總在風雨後》!

    彭海鈴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