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藝術設計人才匯聚澳門大學
丁稚璜寶楨
卡拉瓦喬爭奪戰
生物藝術(二)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0月26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丁稚璜寶楨

陳懷萱


丁寶楨行書黃庭堅詩

    丁稚璜寶楨

    陳懷萱

    讀清人書法絕句

    報國英才世代傳,黔驢也學志強堅。

    希文憂樂成千古,若箇書生繼眼前。

    清同光間名臣多矣,以持政剛嚴者名所在多有,然未有不顧安危手段霹靂如丁文誠者。故事,同治八年,太監安得海違制出京,行至山東,為巡撫丁寶楨所攫,以其種種不法上奏。安為西聖御前紅人,寵命優渥,故司道皆力諫止,謂“公不顧身,獨不為子孫計?”不聽。曰:“吾獨知報國,他何恤焉!”旋有旨,安得海就地正法,其餘人等嚴拿查辦,毋庸請旨。安遂棄市,曝屍三日,隨從斬絞如律。計由其人被逮至伏法,為時五日耳。事聞天下,朝野駭然,然亦為之一快,蓋此奄豎氣焰熏天,徇私受賄,朝臣側目。或謂文誠以匹夫之勇鋤奸,然薛福成《書太監安得海伏法事》記文誠議論云:“兩宮垂簾,朝政清明,惟太監安得海稍稍用事。往歲恭親王去議政權,頗為所中。近日士大夫漸有湊其門者,當奈何?有閒復言曰,吾聞安得海將往廣東,必過山東境,過則執而殺之,以其罪奏聞。”是文誠預謀殺此奄寺矣。同治四年三月,御史某劾恭親王,西聖以“雖無實據,事出有因”,革議政王爵,實出安得海獻議。從來寺人為患之烈無過於劉漢與朱明,漢有十常侍,明有王振、魏忠賢,若輩以奄豎親近聖躬,左右國政。滿清以前朝為殷鑒,順治年間即為奄豎品秩設限,不得交結外官,不得擅自出京,諸如此類。乃安得海以慈禧所暱,僭稱密遣,遂為文誠所伺。安得海向為文宗寵信,當龍馭上賓,西后與恭王密謀政變,居中交通消息者,安得海也。政局稍平,西后又恐大權旁落,假安計去恭王,凶終隙末,微末小人遂招殺身之禍。或謂文誠以此貽患自身,然聖眷不衰,迭次擢升,則西后之量度有常人所不能測者。文誠姓丁氏,諱寶楨,字稚璜。貴州平遠人。嘉慶二十五年生,咸豐三年進士,選庶常,知湖南岳州府、長沙府,歷任山東藩臬、巡撫。官至四川總督。端介立朝,為政廉明,在山左扶持文教,開尚志書院、官書局。興辦實業,創立山東機器局,師夷人長技造兵器以自強。治蜀十年,重理都江堰,修改鹽法,整頓吏治,有政聲。光緒十二年卒於官,贈太子太保,諡文誠,祀賢良祠。有《丁文誠奏議》。此文誠行書扇頁,錄黃山谷《贈李輔聖》詩,款識“丙寅秋八月中秋前一日,書為漱石三兄大人正之。稚璜丁寶楨。”雖不以書名,而根柢在顏,平正莊重,想見其人丰采。丙寅為同治五年,時以藩司兼山東巡撫,後三年即撲殺安得海。又能詩,有《十五弗齋詩存》。當其知岳州,登岳陽樓有句云:“晉代以還杯在手,希文而後我登樓。”上句風流自命,下句以身繫天下憂樂自期,其志節不凡如此。文誠序《郭正齋詩集》有云:“天之生才也,當其初生時,每有奇徵以表異於眾。及稍長,而聰敏絕倫,氣象倜儻,人之望之者咸以大器決之。而其人亦落落自負,有不可一世之概。”則其登岳陽樓句可謂得之矣。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