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視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日內瓦的兩張椅子
黎巴嫩危機警示
關乎國運的三孩政策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1日 星期
 
3上一篇  
  放大 縮小 默认        

關乎國運的三孩政策

沈尚青

    關乎國運的三孩政策

    今年五月,中國公佈第七個十年人口調查結果,二○二○年有一千二百萬嬰兒出生,比二○一九年的一千四百六十五萬下降了百分之十八。

    中國於一九七九年宣佈實施一孩政策,二○一五年底撤銷,二○一六年即有一千八百萬名嬰兒出生(由一千六百五十五萬急升),二○一七年新生嬰兒數目回順至一千六百○七萬(好消息是第二孩佔八百三十萬,比首胎的七百二十四萬多),二○一八年出生人口一千五百二十三萬,二○一九年、二○二○年新生嬰兒數目進一步減少,連續四年下跌,並未因為開放二胎而增加人口。目前中國女性一生平均只生育一點三個孩子,人口學家警告,中國新生兒數量在幾年後會跌至低於一千萬,十年後會出現斷崖式負增長。屆時要挽救已經太遲。

    中國五年前宣佈取消一孩政策,相信當時是看到中國將喪失人口紅利,進入勞動力緊絀,工資上升不歸路,將不利於中國要成為製造業大國的抱負。勞動人口日少,供養人口日多,亦不利中國邁向小康社會目標。

    二○一八年特朗普向中國發起貿易戰,到今天拜登政府唯一團結到兩黨的共識就是阻遏中國崛起。在各條戰線上全方位迎戰美國的兩年多來,中國政府深刻體會到一個國家的人口,就是重要的戰略資源。人口除了代表勞動力之外,還是消費市場規模的最具體指數。這兩年來,中國在外交上遭逢前所未有的逆境,然而,其製造業能力為全球之冠,萬物百貨供應之源,中國龐大人口所形成的規模市場,是任何對中國不甚友好的國家,即便是在美國的脅迫下也不敢明站到反華隊伍的根本原因。他們害怕失去世界最大市場。可以說,生產力與消費力是一個國家的戰略武器。

    就在環球經濟學家普遍認為,中國即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的時候,《紐約時報》援引一家國際獨立宏觀研究機構Capital Economics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埃文斯 · 普里查德的分析,“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可能無法取代美國成為最大經濟體。”當中人口問題是個節點:勞動力供給萎縮,出口放緩,養老的社會保障負擔日益沉重。比對下,美國是個移民國家,隨時可以放寬移民政策,補充勞動力和消費力。

    權威醫學雜誌《刺血針》去年七月發表的一份由蓋茨伉儷慈善基金會贊助進行的人口參考情景研究報告,〈二○一七年至二一○○年一百九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生育率、死亡率、移民和人口情景:全球疾病負擔研究預測分析〉,不謀而合地有類似埃文斯 · 普里查德的看法。它預測中國到二○三五年便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但到了二○九八年,美國再度超越中國,回復最大經濟體地位!原因同人口有關。報告預測,二一○○年的中國人口會萎縮至七億三千二百萬!而美國人口則仍然維持在大約今天的水平:三億三千六百萬。

    問題是:由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府,會“坐以待斃”,任由國家人口在未來八十年間,由十四億減半至七億多嗎?

    回顧過去,中國嚴厲的一孩政策,一直為人詬病。但優生優育客觀上把中國佔一半人口的女性的生產力,從養兒育女的桎梏中釋放出來。中國由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所創造的世界經濟奇蹟,究竟有多少成分是一孩政策的結果?至今沒有人願意道出來。

    中國五年前由有限度開放二孩政策,到全面開放二孩政策;到近來的再進一步開放三孩政策及實質性全開放生育,迄今尚未公佈具體激勵及配套方案來推動,大家對其成效,不表樂觀。

    現時全世界都在注視中國政府對三孩政策踐行的決心。假如以日本和俄羅斯為鑑,增加人口的政策給提升到國家存亡、民族復興的維度,地方官員績效考察,除了經濟增長率/地方脫貧後不返貧等指標之外,還有人口增長數字、地方托兒設施、婦幼服務都給列為地方官員政績,那麼中國的人口危機,相信還是可以化解的。

    近年明確控制地價和房住不炒政策;習近平發聲保障學生睡眠時間;以至政府整頓私立補習學校、官媒批評“九九六”工作強度,及九月出台的高考改革,注重學生核心素養之培育和全面發展,都被解讀為對生育友善的政策。

    相信疫情過後,政府還有更具體的配套出籠。大家不妨拭目以觀:為落實三孩政策,中央政府可以去到幾盡?

    沈尚青

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