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3版:藝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Lobo和X-Game KRU永不放棄
“鐵三角”《尋寶途》奪MACA兩大獎
hush!Kids音樂滿童真
萍芸粵樂舍今演出
新秀劇場接受報名
簡述了文明史
《品味商學》談茗茶行業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5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Lobo和X-Game KRU永不放棄

文:晴 舒


電子音樂人Lobo


資深 X Games 推行者 Sam


極限運動危險性較高


極限運動員令澳門運動 更加有聲有色


熱心搞手及“滑板醫生”熊忍

    勇於接受挑戰

    Lobo和X-Game KRU永不放棄

    每次跟熊忍聊天,都有種天若有情的痴情感。兩個年紀不小的大男人,他痴的當然不是我,而是X Games (極限運動)。“澳門極限運動大約八十年代初已經開始,政府在香山公園建造了一個極限運動場,最後卻清拆了,之後沒有再興建,流失了很多愛好者,使澳門極限運動停濟不前。”熊忍說時不無唏噓,他是初代的BMX仔,在荒地中自己搭板做台,留下不少腳毛,也流過不少血汗。

    東京奧運加入了滑板比賽,令人注目。有朋友說“咁危險,好玩咩。澳門近來都好似開始有人在友誼廣場玩。”殊不知它已經植根在澳門二十多年,“極限運動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有型,任何種類都非常有型。”熊忍的痴情雙眸突然暴現少年的熱血,“X Games泛指各種危險性較高,技巧、體能與膽量需求較高的運動項目,和一般跑步,游泳等運動,在玩法和精神上都有出入。”極限運動在澳門最多人接觸的是滑板、小輪車、滑板車、攀爬車等,它們和街頭文化及Hip Hop音樂關係密切,今年的hush ! 2021音樂會便特別邀請了電子音樂人Lobo和熊忍及X-Game KRU的狂熱成員們合作,讓音樂和高難度動作合而為一。

    Lobo在多種音樂類型中暢泳多年,由九十年代初加入Focus樂隊開始,後又組成東方紅樂隊;由最初的美式Post-grunge風格,演變至英倫式搖滾;最後組成了本地的傳奇樂隊Dr.,對澳門當年的樂壇起了很大的衝擊。Dr.是本地首隊將電子音樂、Hip Hop及搖滾音樂共冶一爐的樂隊,更是全球首隊將廣東話Rapping配以Drum & Bass節奏的組合。Lobo近年醉心電子音樂,又聯同多位樂手組成澳門首隊民族音樂樂團Asura。這些經歷成就了他與別不同的音樂風格。

    熊忍在訪問中,不斷提到他的拍檔阿Sam,惺惺相惜,沒有他就沒有我的氣慨溢於言表。Sam從事酒店行業,但在熊忍口中,卻是全澳最強電單車特技人,又是攀爬單車和滑板高手。兩人在三年前眼見澳門做實木的公司式微,連造X Games的表演台也很困難,便膽粗粗做了Zprefix Workshop,發展木工技術,支持極限運動的發展。近年更結合街頭文化的藝術,推出品牌。

    “希望澳門政府興建一個合國際認可的極限運動場,給大家練習,亦可以吸引世界各地的極限運動員、機構和贊助商來交流和比賽,令澳門運動更加有聲有色。”熊忍的痴情,令他的夢想多了一份篤定,或許,X Games 推崇永不放棄、勇於接受挑戰的精神,已成為他的血和魂!

    文:晴  舒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