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序與跋)《日子輕輕地過去》序言
(圖文配)一場舌劍唇槍
(二弦)被“炒魷”好冇面麼?
(斷章寫義)充滿童真的“糖果節”
(聲色點擊)人生的第一個應急物資包
(古今亂炖)傳記的魅力
(杏林外史)腹脹而死的端康太妃
(筆雯集)也談日子輕輕地過去
(一路向南)看書自學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筆雯集)也談日子輕輕地過去

冬春軒

也談日子輕輕地過去

    “日子輕輕地過去”。這七個字很富文藝色彩。是的,它正是一本書的命名。書的確不重,不足二百頁。書的封面設計,“輕輕”兩字朦朧、鬆散,顯得格外輕飄飄。

    生活的壓力實在太沉重了,因此我喜歡輕飄飄。由於業務條件,得以先覩該書。挑燈夜讀,花了約四個小時把它讀完,忽發奇想:以“日子輕輕地過去”七字作為上聯的話,應該怎樣去完成下聯?我雖不才,卻有這樣的癖好,於是掩卷而搜枯腸,寫下:

    日子輕輕地過去;

    功庸厚厚兮積來。

    妍媸在所不計,反正是自覺的孤芳。“日子”是歲時,亦指光陰,以“功庸”而對顯得不倫不類,且犯“下三連”。但讀過該書後,又似乎順理成章,因為作者的青春時日輕輕地過去,但她的“功庸”卻因此厚厚的積澱起來。何謂“功庸”?東漢王符《潛夫論 · 遏利》:“是故無功庸於民而求盈者,未嘗不力顛也;有勳德於民而謙損者,未嘗不光榮也。”功庸,是功勞、業績。王符這兩句話是說:“對人民沒有功勞而想財富滿盈的人,沒有不立於傾覆的;有功勞於人民而又能謙退自損的人,沒有不使他(她)光輝顯耀的。”

    作者的日子如何輕輕地過去;又怎樣把功庸厚厚地積來?不但要省篇幅,也該賣個關子,留待作者現場講說。

    不能忽略的是作者何許人?據二〇〇六年澳門日報出版社出版的《澳門作家訪問錄(一)》, 黃文輝訪問的〈澳門土壤長出的林中英〉, 林中英只是作者的筆名。我推測:英,就是花,花而長在“林”中,象徵“林”字之上的花朵,兩個“口”——“呆呆”,是個“梅”字。這篇訪問的主角林中英正是湯梅笑。林中英有一篇散文叫〈交江湖朋友做女人文章〉,她說:“女人文章僅指作者的性別而已……”

    可以說:林中英該列入澳門文學的閨秀系列,其筆調溫婉優雅,儼如一位文壇祖母,不佞雖老,也備受其教益,因為她退休前是《澳門日報 · 新園地》的主編。

    冬春軒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