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8版:視覺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陸曦“家國人生”作品展序言
曹地山秀先
成長的關鍵詞
悅者—梁子恆專題插畫展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16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陸曦“家國人生”作品展序言

陳浩星


西藏紅花 (110x134cm)


李 九 (78x55cm)


執 勤 (75x55cm)


才旦卓瑪 (70x55cm)


饒不辱 (70x55cm)

    陸曦“家國人生”作品展序言

    事情要從二○一五年說起。

    那年六月,包括陸曦先生在內的眾多文化界朋友赴威尼斯考察,乘便參觀繆鵬飛先生在當地的藝術展,回澳後我和曦哥——社會上對陸曦先生的暱稱——作了一次詳談。正是這次詳談,令我對曦哥凛然改容。

    何以說起舊事?原來曦哥應澳門基金會邀請舉辦畫展,忝為三十年友生,他要我說一下對今次展覽的感想,我的第一個感受是:讀不懂曦哥的心,也就無從認識他這次畫展的託意所在。技術是皮相,託意是精神,所以還得從那擎燈夜談說起。

    曦哥之前曾協助藝博館遴選藝術家赴威尼斯交流,此番大家實地觀察“一個藝術家的冒險”(繆先生展覽名稱),也許此行對他有些觸動,他悠然談到自己的抱負。這一切都圍繞着他的父親陸昌先生而生發。

    這晚聚會我印象太深刻。是他對自己靈魂的拷問與表白。我未曾見過曦哥深情若此。他談到故去多年的父親時神情肅穆,一字一句,回顧四十年來的學習與生活;一頓一挫,自愧有負於父親的殷殷期許。當他切身感受到父親對愛國美術事業的忠誠與苦心時已經無從回答,唯以工作實踐,自明心跡。顯然他已從陸昌先生畢生以美術報效國家,服務社會的事跡中得到教化,覺悟奮鬥目標。

    他意志堅定,對事業充滿了使命感,個人的藝術追求退居次要。

    他甘為澳門美術的火車頭,拉動專列,奔向前方。這年頭我們的事業不缺聰明幹練,不缺明哲保身,但最缺勇猛精進,最缺理想與使命的撐持,曦哥是少數敢言使命及堅持理想的文化人,我對他心懷敬意,原因也在此。方向明確,擺在他面前的就是“怎麼做”與“做甚麼”。曦哥在二○一八年十月接任澳門美術協會會長,怎麼做?他內聯外交,對內團結老、中、青,加強和友會合作,對外拓闊交流渠道。新一屆理監事在曦哥的統領下會務續有新創。美協早在二○一二年成立青年委員會,至此,曦哥的角色由副將變為兵頭。美術界人所共知,他處事雖嚴亦寬,雖寛,實嚴!因為執着。青年朋友敬畏其威嚴,但又樂於親近,視之為良師益友。他在不同社交場合奔走呼籲,做美術界和社會的橋樑,千方百計扶持後進,為大家找尋發展機會。近兩年與疫情周旋,克盡己職。

    再說做甚麼。他最令人津津樂道的當屬主持“彩虹路——民族地區青少年藝術教育公益行”,親力親為,率領澳門美術新生代前赴邊遠州縣,向少數民族青少年教授美術,譜寫人生的彩虹。以美術為紐帶的雙向交流,既讓少數民族感受澳門同胞的情意,也令澳門青年畫家加深了解祖國歷史及多民族文化,動態認識國情。宗旨不言而喻,培養澳門青年的愛國情操,使澳門美術事業薪火相傳,牢牢掌握在愛國者的手中。

    對應於怎麼做、做甚麼,個人創作就是怎麼畫、畫甚麼。

    曦哥將大量時間投放社會工作,餘閒見縫插針,努力創作。他的強項是人物畫,今次個展出品亦然,銳意刻劃人物神態,注重表情細節;聯繫人物在社會上的角色,我直覺這些表情略帶情節感。尤其措意於對象的身體語言,以形寫神,從而襯托像主的個性。

    同樣是工會負責人,李九“九叔”豪邁的抱膝而坐,李光輝西裝筆挺的瀟灑演出,凸顯了那時澳門工人階級有不一樣的性情與生活追求。

    同樣是長者的手,饒不辱院長穿着醫生袍雙手負背,顯得敦厚;人稱冬翁的冬春軒十指交叉,略帶靦覥。熟悉上述人物的觀眾都會感到畫得其神。“丹青難寫是精神”,曦哥以妙微的藝術語言回答了這個“怎麼畫”。

    但我以為最核心的部分,在於體現作者“家國人生”的情懷,畫甚麼是關鍵——為何畫這些人物?

    這裡有和澳門交流密切的內地文藝家,如才旦卓瑪、韓書力、黃安仁、唐大禧、苗重安……

    這裡有澳門文化界的中流砥柱,為愛國事業奮鬥終生的教育家,為授業、傳道、解惑辛勤站崗的老師,默默守護澳門居民健康的醫護人員,授人以漁的扶貧牧師,為澳門發展也為個人生計踏實拼搏的工人;也有歸僑銀行家、攝影家、廚師、市販……他們志趣高尚,以大眾利益為依歸。如名廚陳蘇放棄高薪厚職,主理工人球場茶水部,難怪當年工人球場的焗骨飯又平又靚,冠絕全澳;六七十年代的國慶牌樓是澳門一道亮麗風景,除了陸昌、梁惠民、張耀生、吳仕明等前輩統籌全局,不應忘記還有一班冒着日曬雨淋執行興建任務的搭棚工友,為首的是“妹叔”蔡妹。

    延伸生活的場景,還有曾任葡國空軍機師的“老外”街坊,第一代本地飛行員,交通警察,紅十字會義工……還有養育作者的至親。

    曦哥在《陸昌先生》的說明這樣描述:

    戲院工人出身,終生熱愛美術。建國初期,擔起了設計、搭建澳門同胞慶祝國慶牌樓的重任,與一眾愛國美術工作者堅持至上世紀七十年代完成歷史史命為止。五十年代參與組建“澳門美術研究會”至改組成立“澳門美術協會”,窮畢生精力推動澳門文化藝術的發展及扶掖後進,不遺餘力。八十年代與唐大禧、韓書力老師以美術作平台,架起西藏與澳門的橋樑,開拓了藏澳兩地文化交流的局面。這是我尊敬的父親。

    澳門能有今天的發展,原因背靠祖國,還凝聚了無數人、無數集體的努力和貢獻,包括內地的文藝家也參與其中。誠如蘇東坡所言,“宜守不移之志,以成可大之功。”何謂不移之志?是保持澳門繁榮穩定,是鼓勵澳門同胞支持國家建設,是推動澳門融入國家的發展大局,是民族復興的美好願景……大家或處於不同的時間維度,卻在同一片天空下為此作出不懈努力,這就是“可大之功”。陸昌先生的身教使曦哥沒有遺忘篤實服務澳門、報效國家的人和集體,他選擇以美術為手段,對他們作出表彰,讓知名人士與無名英雄連綴成圖,構成一個娓娓動人的生活畫卷,愛國愛家愛生活,氣格平和而博大。那是屬於澳門人的家、國、人生。

    國的基礎是家,家的基礎是個人。人的根本是靈魂,是生活。家國人生,與國血脈相連,休戚與共,其意在茲乎?其意在茲矣!

    陳浩星

    家國人生——陸曦人物畫作品展

    展        期:十一月十三日至十二月十五日

    開放時間:上午九時至晚上九時

    地        點:市政署畫廊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