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6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慢慢長大 以你喜歡的良善模樣
十年磨礪 執守初心
“武功”摭談
枕於幻想
失眠者
往事隨風
被圈養的幽默
徘 徊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武功”摭談

李觀鼎

    “武功”摭談

    日前與幾位喜愛武俠文學的朋友茶叙,談及小說作品中武功的描寫,一個個天趣迸發,竟至難以收場。寸陰閃逝,鎮日消磨於東拉西扯之中。怡怡然回到家裡,意興猶在,便拿起筆來,摭拾一二愚得與讀者諸君分享之。

    其一,武功是人物性格的外化。

    誠所謂“什麽人使什麽招”,在好的作品裡,武功從來都是與人物性格和命途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比如《射鵰英雄傳》的主角郭靖跟洪七公練習“降龍十八掌”,那簡樸、威猛的掌法,恰與其純厚、剛毅的性情本色契合無間;而那穿行大漠一箭雙鵰的神技,也正是他不諳機巧、闊大開張的襟抱的精彩寫照。再如《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練就的“獨孤九劍”、“吸星大法”、“易筋經”這三種絕技,居然沒有一樣出自師門,完全是他不為“正”、“邪”觀念拘囿,追求自由自主的個性所致;尤其是那出神入化、變幻無窮的“獨孤九劍”,更與主人公無拘無束、笑傲人生的秉性互為表裡,相得益彰。又如《倚天屠龍記》裡的那套“七傷拳”功夫,簡直就是最擅此功的金毛獅王謝遜的化身。謝遜因父母妻兒慘遭毒手而性情突變,形成殘忍的嗜血性格。他終年四處尋仇,濫傷人命,終致自己身心重創,傷痕纍纍,以至神經失常,時現顛狂之態,痛楚彌深;而威力無比的“七傷拳”,其“傷人先自傷”的秉性,及其傷人愈重、自傷愈深的後果,竟成了這位武林宗師的形象化精神表徵。

    其二,情感是武功發揮的動力。

    武功既為人所用,則用武必與人之七情六慾相互關聯。武林中人的情緒和情感,不僅以武功作為一種主要的表現方式和傳達方式,而且直接影響着武功的發揮,成為一種強大的內驅力。而就閱讀而言,這種情感力量的滲透,也是廣大讀者喜愛武功描寫的一個重要原因。為什麽一些武功描寫不厭其詳而能引人入勝?就在於那些緣起、淵源、招式、套路等等的鋪陳,自始至終貫穿着一個“情”字。試看《神鵰俠侣》中,楊過自創的“黯然銷魂掌”——

    創制靈感,源自主人公深情苦戀的情感激發:楊過與小龍女自“絕情谷”慘別後,經年累月晝思夜想,以至失神落魄、形銷骨立。一日獨步海濱,於百無聊賴間施展拳腳,不意手掌輕出,竟將大海龜背殼擊得粉碎。威力之大,引發思考和想像,一下子照亮了武功探索之路。創制過程,即是苦苦思念的情感過程:主人公黯然、惘然、悵然、愴然的心潮時起時伏,驅動着一招一式的反覆思考和琢磨,終於鏈接起十七招掌法套路——心驚肉跳、杞人憂天、無中生有、拖泥帶水、徘徊空谷、力不從心、行屍走肉、庸人自擾、倒行逆施、廢寢忘食、孤形隻影、飲恨吞聲、六神不安、窮途末路、面無人色、想入非非、呆若木雞——這些稀奇古怪的招式命名,不正是苦戀中的楊過紊亂複雜內心世界的散點聚焦嗎?至於招式的運用,更要求“黯然銷魂”的心態,須做到心與身合,情與勢切,方能發揮功力,否則難以克敵制勝。如果再聯想到這套拳法名稱與江淹《別賦》名句“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的關聯,那麽楊過歷盡劫塵而始終如一的情感力量,在其武功運用過程中的主導作用,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文學活動中,作家與讀者是一種雙向互動的關係。你以“武”寫人,我則因“人”觀武;你融“情”入武,我則緣“武”見情。對人物性格和情感的共同觀照,讓生冷堅硬的“武功”有了溫度,有了鮮活的生氣,成為武林生態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故曰:武俠乃作家與讀者的共同創造。

    李觀鼎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