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6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慢慢長大 以你喜歡的良善模樣
十年磨礪 執守初心
“武功”摭談
枕於幻想
失眠者
往事隨風
被圈養的幽默
徘 徊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1月1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枕於幻想

容家浩

    枕於幻想

    總想着瀟灑地摔門而去,總想着不撐傘走進雨裡吶喊,總想着在醉酒的夏夜裡高歌泣訴,可在真正的夜晚,卻總藏在被子裡,聽着窗外滂沱落地,生怕月色瞧見眼角的水光。因為不敢,不敢再因衝動失去,不敢再因風寒病倒,不敢再讓酒醉耽誤明天,不敢再讓淚水暴露自己。

    怯懦是何時生根發芽的?或許是那次奪門後覆水難收,或許是那次天雨地滑狼狽不堪,或許是那次碌碌中收到老人病重的消息……於是害怕,害怕人,害怕事,害怕天氣,害怕賬單,害怕生病影響計劃,害怕哭泣浪費時間。

    怯懦的枝椏胡亂揮舞,混濁眸光,撲滅勇氣,滄桑心田,可那枝椏本就生於帶笑的眸光、少年的勇氣,和青澀的心田,就似是年輕的蠶,蛻不下無力與平凡,便以膽小和害怕編織絲繭,保護衝動無畏的自己,束縛張揚純真的心。

    從此,不見烈日炙曬,不見苦雨瓢潑,不見風高浪危,卻也錯過微風繾綣,流浪歌手的結他和歌聲,錯過細雨朦朧,三五成群的嬉鬧和笑語,錯過花前月下,少男少女的臉紅和誓言。

    於是,繭蛹不可避免地悸動,生命怎該就此落幕!或該撕破厚繭,埋藏懊惱的舊夢和自衰的殘軀;或該抖落黃桑,重新濕潤和晾曬曾經的少年時代;或該振翅高飛,迎着四時再歷或艱難或平坦的旅程。

    於是,眸光不復回憶,勇氣再度萌生,心田遣去怯懦。於是躊躇滿志,於是環顧四周,星月、花草、煙火,都將突破蛹殼,可餘光所及卻又有那折翅的蝶、殘破的蛹、撲火的蛾……

    夜晚的窗外又下起雨來,瀟灑、吶

    喊、醉酒,依舊藏在被子和幻想裡。

    容家浩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