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7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遊蹤)華山夜宿
自己想吃人
(西窗小語)英全球殖民戰 由印苛稅埋單
(雕刻時光)讀書趣談
(娛情未了)港片澳景
(燕堂夜話)授人以漁
(若無其事)一籮穀
(克萊因瓶)熱與冷
(信步由之)卷餅風味
(筆雯集)運去雷轟薦福碑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2月7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克萊因瓶)熱與冷

李 懿

熱與冷

    夏季的暴虐時常叫我倍感震驚,尤其是在澳門,那近乎不講道理的酷暑、叫萬物都褪了顏色的日光,與悶煮人群的熱風……今年,為疫情所困,我無處可去,唯有待在原地硬着頭皮直面澳門的夏天——漫長得使人倍感窒息。

    在最炎熱的時候,冰飲、空調和風扇皆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它們無法驅散我胸口深處的熱。我便在腦海裡構想出一個完美的冬天:大雪紛飛,一棟堅實、溫暖的小屋子穩固地屹立在一片白茫茫的荒原上,而我正縮在屋內某扇窗後觀賞這雪景……或是在某處庭院內,我斜躺在長廊上,就着緩慢飄落的小雪痛飲幾杯美酒,等等等等。

    為此,我翻遍了網站上最北邊的民宿,比如哈爾濱,還有北京和內蒙古。然而它們大多是城市中心靠近火車站的公寓房,與我想像中“天蒼蒼野茫茫”的景象實在相去甚遠。若是去日本的北海道、加拿大的蒙特利爾或意大利的都靈,倒確實有類似的住所,但我又惜命,不敢在疫情期間奔去異國,就為了一段假想中的隱居。

    我想起了我曾經歷過的許多冬天。

    在上海,冬天是迷人的,尤其在深夜裡昏黃的大街上:古舊的洋房沉默在黑暗裡,百貨商場關了門,居民樓也熄了燈,唯有小餐館——極普通的小店,或許還點着燈、窗口朝外洶湧着白蒸汽,招呼飢腸轆轆的行人進去吃上一口熱飯。街邊商舖都已經鎖好門,可偶有一扇櫥窗仍亮着光——於是在昏昏暗暗的“無”之中,一個滿是鮮花與綠葉的窗口忽地出現在了行人的眼前……

    瀋陽的冬天更為真實。灰蒙蒙的工業大樓、車水馬龍、陰沉沉的天。故宮裡遊客不多,而殿門多是封好的,只能隔着窗玻璃窺一眼無光的內裡,便有一種陰森的、近乎可怖的氣息,從冰冷的地表裡緩慢浮了上來……(上)

    李    懿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