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恐懼的模樣
攞命廚房
苦水吐出個未來
談性說愛
“人類童年之地”的婆媳關係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2月30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恐懼的模樣

娜 娜


編舞黃大徽


《末日備忘》

    恐懼的模樣

    石頭公社的最新節目《末日備忘》,名字和主視覺都釋放惆悵的氣味。備忘,以備遺忘而記錄一些可能日後模糊不清的感受。

    演出為石頭公社今年“肢體解構”系列的第三部演出,是次系列透過跨界創作,達至個人對當代的表述。踏入第五年,今年的“肢體解構”以“末日異境”為主題,推出三部作品,分別是從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出發的網上影片創作《娛樂至死新世界》,播放五部本地藝術家對這部文學作品詮釋的短片;第二部是重演詮釋人為因素與大自然關係的《晚潮》;以及下月初演出的《末日備忘》。

    石頭公社團長莫倩婷(Jenny)分享:“首兩部作品都是以宏觀的方式去看‘末日’,及末日帶給我們的恐懼,所以最後的《末日備忘》將以個人出發去表達‘恐懼’和‘末日’。末日並不是代表死亡,或天要掉下來。而是,看到社會發生的事,細看過後發覺已沒有改變任何事的能力。異境,就是環境的變遷,例如COVID就是一個異境。”

    再次合作自傳式探尋

    《末日備忘》由香港資深編舞黃大徽(Dick)擔任構作和場面調度。去年八月,Jenny決定是次“末日異境”的策劃主題,便跟阿Dick展開創作。今次是石頭公社第三次與阿Dick夥拍創作。

    阿Dick善於排練自傳式演出,亦創作過許多深入人心的作品,就如上次跟石頭公社一起創作的《石頭外傳》,Jenny指出:“末日說到底最根本就是恐懼,我們正在做的是審視未知的未來,演出從三個人出發去表達對社會狀態和變化的看法,阿Dick亦花了不少時間從我們身中挖掘對末日和恐懼的論述,你亦可以說今次的演出是三個人的Solo。”

    再次跟石頭公社合作,阿Dick分享今次最大的困難是透過網上排練一個Live的演出,另外,有別於上次他預設好創作主線的《石頭外傳》,今次他需要跟演員們一起探尋主題。他分享:“我沒有想過完全透過網上做一個Live的演出,其實我還在調節中,因為我不能在現場看到人、環境和空間的氣氛,那麼,我如何做到判斷?我有試過做純網上的作品,那是另一回事。所以,今次入台後,我必須讓他們作判斷。另外,亦因為這個原因,我花比較多的時間在前面的準備,例如與他們討論獨白,所以今次的感覺好虛擬。”

    以肢體獨白表述不安

    肢體和獨白是《末日備忘》的排練和表演主幹。三位本地劇場演員Jenny、關若斐(阿四)和高凱琳 (Helen),除了着手撰寫自己的獨白,亦跟阿Dick花了不少時間探索主題。

    比較內向的阿四認識阿Dick多年,今次在探索主題上她感到很順利,她笑言:“他是一個很聰明和觀察型的人,我不是很外向,而且我們相識很多年了,所以他好快就能夠了解我,我覺得他有讀心的能力,加上我們都是A型血的人。”

    首次跟阿Dick合作的Helen卻有另一番感受,一向忙於排練的她,每次投入一部作品,需要在很短的時間與主創們擦出火花,今次與阿Dick和另外兩位演員醞釀了許多想法,也沉澱出更多自己的面向,她說:“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與阿Dick單獨討論,好多時我參與演出要很急去產生一些事情,但今次我卻花了很多時間去沉澱,途中我也產生了一些新想法,當我想了很久,再把想法寫下來時就變得具體了。”

    Jenny亦有得着:“我覺得排練自傳式作品,最重要的是不會離開‘人’。阿Dick不會把一些主題和事情強加在我們身上,而是站在我們的角度去發掘事情,這是他的方法,他非常需要知道你在想什麼。”

    《末日備忘》將於一月八日及九日,在海事工房二號演出,為經歷五個年頭的“肢體解構”作結。詳情介紹和深度專訪,可瀏覽石頭公社的Facebook專頁。

    娜  娜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