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B12版:演藝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恐懼的模樣
攞命廚房
苦水吐出個未來
談性說愛
“人類童年之地”的婆媳關係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1 12月30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苦水吐出個未來

尼修斯

    苦水吐出個未來

    尼修斯

    “文化政策”四個大字,常常掛在藝術工作者口邊,似乎有了政策,文化便會變好(補充一句:文化是中性的,沒有好和壞)。曾經和香港一位前輩聊天,面對香港模糊的文化政策,他的看法卻是無好過有。“無”表示存在灰色地帶,有更大的想像空間。如果文化政策施行不當,寫得太死,文化藝術工作者便可能成為政府推動文化的工具,生存空間變大,但藝術發展的自由領域卻變得狹小。前輩語重心長說了句:文化這種東西,政府與民間是角力也是伙伴,能平衡這種關係,便是個開明的好政府。他的說話,值得細心揣摩。

    澳門的文化政策何在?澳門需要文化政策嗎?看看二○二二年的施政方向,列出從九個方面展開施政工作,完全沒有提及文化藝術的發展,只有一些字眼是依附在某些施政工作上,例如產業化、培養青年愛國愛澳情懷,提到的是一些方向,十分模糊,甚至可能說不上是方向,而只是一些想法。或許很多人都會認為疫情、民生、經濟是現今澳門最重要面對的問題,其他的都只是風花雪月。但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文化和教育都一樣,不會停止生長,也不應令其止息。當社會過度側重一方時,必會引起更多的後遺症。

    我會很粗分文化政策,它只有兩類:第一類是政府將文化政策當作服務政治和國家的工具;第二類是政府將文化發展確認為人的基本需要,是人類生活的本質,它的存在是必然的,而非強硬生產出來的。世界各地的文化政策各有不同,政府對文化上的支持通常是資源上的補助,增設不同的文化設施,訂定一些有利文化發展的條例等。澳門雖然沒有確定的文化政策,在推動文化的方向上也模糊一片,但對比一些地方,當中也有不少令人艷羨的地方,例如免費或者租金便宜的設施,不算太複雜的政府行政,門檻不高的資助形式等等。過往澳門的文化資助主要來自文化局、澳門基金會,加上新崛起的文化產業基金,而新的一年,文化局的資助範疇的工作,亦會轉移到文化產業基金之中,是好是壞,完全要看機構中人對文化藝術發展的認識、遠望和熱忱。

    在疫情前,澳門的文化藝術發展在經濟旺盛下,走上了近數十年的高峰,投身行業的人越來越多,發展似乎有了曙光。經歷了兩年還未停息的疫症打擊,加上在文化資助的來源相對收窄下,堅守或者退出已是二○二二年不少人的兩難選擇。業餘團體因無緊迫的經濟負擔,面對風浪仍可保命,但之前走在前端,已全職化的藝團,便成為首當其衝者。他們之前找緊機會奮力向上爬,但在峰上的時間太短,根基未穩,運作的資源主要來自政府,在努力發展之際,亦未有時間和機會去拓展資源的來源,單一資源成為了潛藏最大的風險,危機不斷增大。在民生抗疫之下,文化其實並不是風花雪月,而是具有安撫人心,尋找未來出路的重要作用。人在危難之中,才知生命可貴,更能思考人生方向,而不只沉醉於聲色犬馬。不過,如果政府本身亦只當文化藝術是聲色犬馬,或者是各種發展中的調味料,那便真的無話可說了。

    (中)

3上一篇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