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1版:經濟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探討衛星賭場的管理費定價
績效評核方式決定員工行為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2 5月22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探討衛星賭場的管理費定價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 何雄威


博企及衛星場管理公司未來須訂定適合雙方的管理費用

    探討衛星賭場的管理費定價

    立法會現正審議新博彩法,其中一個討論焦點是衛星賭場的存續問題。本文旨在以商業地產常用的租賃物管收費模式,初探未來衛星場管理費的定價策略,冀引起業界和專家關注,對該議題作更深入的研究。

    衛星賭場多年來對經濟和社會發展作出貢獻,但衛星場的經營模式缺乏法律基礎,也是不爭的事實。衛星場原本預期將在新博彩法生效後逐漸退場。鑑於疫情對博彩業及社會的影響,政府近日修改有關博彩法案,取消衛星場必須設於承批公司物業內的規定,有關場所三年過渡期後仍可繼續經營。同時,法案文本也新增一項條款,若衛星場因法律或批給合同等因素結業,不得在原場地重開,間接建立衛星場的退場機制。

    現行特許經營制度

    衛星賭場,或稱作“第三者推廣娛樂場”,是指由獨立投資者擁有和管理的娛樂場。透過與博企簽訂有關的服務合約,衛星場的擁有者便可為該特定娛樂場提供博彩服務,當中包括客戶開發、場地維護、博彩設備購置等。

    行業多次整合併購

    衛星場因博彩法的規定,所有博彩營運和操作必須由博企負責,但衛星場場主常擔任管理要職,負責日常的經營管理決策,在衛星場內具有關鍵影響力。本澳衛星場規模不盡相同,但大多是經營中場和貴賓博彩的小型博彩場所。

    衛星賭場可追溯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的貴賓廳承包模式,並於九十年代自成獨立體系。二○○一年賭權開放後,部分博企透過與第三方合作發展衛星賭場,迅速擴張或開展博彩業務。現時大部分營運中的衛星場多是在○四至○六年間開業。

    但自○八年起,特區政府對博彩政策作出重要決定,限制博彩業發展規模,自此本澳不再湧現大量新建的衛星場。衛星場在過去十年間,也多次出現行業整合和併購。

    場主特許經營參與

    衛星場場主一直以“特許經營”的模式參與博彩業務。對於部分博企,透過和獨立投資者合作,在不需要作出重大資本投資的前提下,借助場主的資源和優勢,開拓客源及激發客人的博彩動機,擴大市佔率,增加博彩收入。

    衛星場業務板塊一般包括:中場、貴賓及博彩機,三者現時的利潤分成模式均不一。以中場為例,博企須從博彩毛收入中支付近4成博彩稅項,並保留當中5%,餘下的55%就會撥歸衛星場場主。以疫前某博企為例,除自營娛樂場外,共有15家衛星場,當中包括130張貴賓賭檯、808張中場賭檯及1,031台博彩機。另外,一個擁有數間衛星場的營運商,也透過博企間接聘用逾千名博彩員工。

    未來管理費標準

    在審議中的新博彩法律制度下,衛星場在三年過渡期內仍可按現有方式經營,但往後只能以管理公司身份繼續經營。根據《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制度》法案的條文,管理公司只可向博企收取管理費用,不能分享娛樂場收入,也不能以佣金方式計算管理費用。

    傳統模式名存實亡

    法案中所載的“娛樂場收入”,會計上一般是指來自娛樂場博彩活動的收益,當中包括賭枱總贏額及博彩機總贏額。對於往後不能分“殺數”,傳統的衛星賭場模式實質上將名存實亡。

    因博彩活動交易量高,財務報表通常把總贏額為作為娛樂場收入,是博企損益表的計算起點。然而,博彩經營活動和績效的重要指標,還包括淨贏率和投注額。淨贏率是總贏額佔投注額的百分比,投注額主要包括中場的入箱數目、貴賓博彩的轉碼數,以及博彩機的投注額等。按博企的財報,中場淨贏率一般在20%左右,貴賓博彩和博彩機的淨贏率則較低,普遍是低單位數。

    博企及衛星場管理公司未來將按自身營運成本、博彩員工人數、賭檯和博彩機數目等,訂定適合雙方的管理費用。因現時業界對衛星場的管理費用定價尚在摸索階段,有待製訂相關定價計費標準。

    參考商業地產租賃

    以衛星場物業本身看,衛星場場主和博企如同出租人和承租人,雙方存有租賃關係,未來的博彩承批公司和管理公司,可參考商業地產的租金類型模式,當中包含固定租金、基本租金(底租)和營業額租金(百分比租金)等概念,或可應用在衛星場場主(業主)和博企(租客)有關管理費用的收取和定價方法上。

    模式一:固定管理費

    固定管理費用的模式如同固定租金,博企按雙方協議的金額,定期向衛星場場主繳交定額管理費用,以作為使用和維護場地的費用。博企和管理公司可基於過去博彩毛收入、場地規模、員工成本及經營開支等因素,計算合理的管理費用。

    在定額費用下,由於管理費用和博彩收入沒有直接關聯,衛星場場主對博彩活動的管理參與度將減少,甚至不再有誘因去推廣博彩業務。固定管理費用也可凸顯博企自主經營有關場所。博企若租用第三方場地,因有恆常費用支出,其經營模式必然會如同旗下的自營娛樂場,按企業本身和市場環境,合理地調節經營策略和發展規模。

    管理費取決營業額

    模式二:基本及浮動管理費

    參考現時商業地產盛行的租賃物管模式,總租金包括底租和百分比租金,博企和場主對管理費用的定價可參考這種零售行業中常見的管理費用標準。除收取基本主體管理費,衛星場的浮動管理費也可取決於該場的“營業額”,以博彩活動投主額為基礎,收取一個小而合理的百分比作為補充費用。

    此模式的最大優勢是可在旺季或市況低迷時,動態調節相關的管理費用,對租賃雙方都有保障。基本及浮動管理費的安排雖不能直接分“殺數”,但也意味着衛星場經營績效與場主的管理費用成正比,可驅使場主有更大誘因去推動博彩收入,而非只是收取定額管理費。

    模式三:浮動管理費

    每項博彩遊戲均有一個統計理論的預期贏率,相對於博企的自營娛樂場,衛星場的博彩遊戲數量少,且種類較單一,估計淨贏率也會較波動。對於浮動管理費模式,博企作為承租人支付的租金,是基於衛星場的投注額,管理公司從投注額收取一定百比分作為管理費用。這種根據投注額百分比收費和模式二中的補充費用部分,可看成是收取潛在理論贏額的一部分,雖非分享娛樂場“殺數”,但場主有強烈誘因和博企一起帶動賭場人流。

    浮動管理費受爭議

    有別於貴賓博彩使用的泥碼,中場較難統計場內的投注額,若單純以入箱金額作為計算基礎,將出現很多直接兌換現金碼,然後再換回現金的“虛假交易”。撇除成本,衛星場若引入電子賭檯,則可對博彩活動進行實時的投注數據統計,減少博企和管理公司對計算投注額的分歧或爭議。然而,純營業額租金模式在零售業也不常見,因在不同市況,業主和租客難免處在對立面,預料此浮動管理費用模式將最受爭議。場主由從前直接分享真實贏額,變成間接收取理論贏額,或有違當初修法原意。

    綜合度假村成主流

    誠然,持有賭牌的博企和衛星場場主的關係,並非是單純的租賃關係。在新博彩法下,場主不再在衛星場內扮演主導角色,不能透過“特許經營”分享博彩收入,也不能再以業主身份,進行經濟學上所說的尋租行為。相反,博企作為牌主掌握主動定價權,議價能力高於場主,可隨時拒絕或放棄經營有關的衛星場。

    推算評估利潤模型

    疫情持續兩年多,博彩業的經營環境仍然嚴峻,預期部分財務回報率低的衛星場,將在往後無可避免退出市場。再者,自綜合度假村的概念成為亞太地區博彩業主流發展模式後,除小部分較具競爭力的衛星場,本澳衛星場因規模和設施等因素,已被博企的大型綜合度假村逐漸邊緣化,相信此趨勢將一直延續。衛星場應基於本身的特點和市場環境,明確其市場定位,才可維持日後的可持續競爭優勢。

    本文以商業地產為例,初步探討衛星場的管理費用定價模式,當中的“娛樂場收入”概念仍有待釐清。清晰明確的定義將可杜絕法律漏洞,也對往後衛星場管理公司及其經營模式有深遠影響。同時,政府和業界可利用衛星場的歷史營運數據,推算和評估各模式的利潤模型,從而制訂合適的管理收費標準。有關的管理費定價應具一定透明度,以便公眾監督,從而推動本澳博彩業的健康和長遠發展。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 何雄威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