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C04版:鏡海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康陵與康陵衛
魯迅的話語狂悲
獨 處
液體麵包
白首偕老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2 5月25日 星期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康陵與康陵衛

姚 晨


康陵明樓形制如其父朱祐樘的明泰陵,方城則相對矮小。


春餅宴

    康陵與康陵衛

    在北京昌平旅遊,路過位於萬壽山的十三陵,恰逢明康陵對外開放。康陵的陵寢主人明武宗朱厚照,年號“正德”,是明朝十六帝中最爲奇葩也最有故事的一位,沒想到竟意外有此機會趨前拜望。

    正德皇帝的父親是明孝宗朱祐樘,在位十八年,年號弘治。孝宗爲人寬厚仁慈,重視司法,躬行節儉,勤於政事,勵精圖治,扭轉了朝政腐敗狀况,史稱“弘治中興”。更爲難能可貴的是,孝宗一生不近女色,專寵張皇后一人。皇后爲其生得兩子,因次子朱厚煒早夭,長子朱厚照自幼便倍受寵愛。朱厚照少時“性聰穎,好騎射”,按理他應該成爲一位大有作爲的皇帝,然而當他少年承繼大統,面對至高無上的皇權,卻最終選擇了一條與傳統禮教相悖離的道路。即位之初,他便罷黜輔政重臣,整日與以劉瑾爲首的八大太監爲伍,時稱“八虎”。朱厚照在他們的誤導下,做了很多荒誕的事情,致使朝政墮落,民怨載道,如荒於朝政,在宮城西側開設豹房,蓄養各種猛獸,喜男寵又常年廣採民女供自己消遣,禁止百姓養豬吃豬,違背祖制擅自率兵出關,自封大將軍自編自導二擒寧王的滑稽戲等。

    雖然大多被描寫成荒淫無道、爲非作歹的昏君暴君,但在《明史 · 武宗本紀》的記述中,人們卻能隱約看到正德皇帝的另一面。本紀結尾,史家對武宗皇帝的評論有這樣一句,“躬禦邊寇,奮然欲以武功自雄”。衆所周知,自一四四九年英宗土木堡被俘之後,明朝武運逐漸隕落,更再無皇帝有膽識親征塞北,而正是正德皇帝打破了這一格局。從後世給他的謚號“武”字中可以感受到,或許在朱厚照心中,依然保留着重振大明帝國軍事雄風的抱負。

    武宗雖荒潰,但在大事上一點也不糊塗,處事剛毅果斷,彈指之間誅殺劉瑾,大敗蒙古王子,平安化王、寧王叛亂(此寧王曾邀唐伯虎入夥,被拒,但唐還是因此受到牽連),且多次賑災免賦,在位時臣下賢才輩出,這些都是正德年間大明王朝可圈可點之處。當然,終其短短三十年的一生,正德皇帝終究沒有完成對先祖們的超越。

    朱厚照最後一次南巡後期曾在南京拜謁高祖孝陵,並逗留遊玩了大半年,返京途中,於今天的淮安清江浦泛舟釣魚時不慎落水,終因肺炎無治而亡。然而,即便從落水到病亡的七個月時間內,他仍然堅持完成了對朝廷的初步改造。

    在位十六年,卻盛年而崩,正德未曾留下一男半女,也沒有着手修建自己的陵寢。“朕疾彌留,儲嗣未建。朕皇考親弟興獻王長子厚熜,年已長成,賢明仁孝,倫序當立,已尊奉祖訓。”兄終弟及,孝宗一支龍脈終被孝宗四弟之子朱厚熜繼承,是爲嘉靖帝。

    朱厚熜亦非池中之物,在他眼裏,堂兄朱厚照根本不配做皇帝,自己才是天命所歸。礙於祖制,嘉靖稱帝后爲正德皇帝修建康陵,只用了短短不到兩年時間。弟爲兄建與子爲父建相比,陵寢雖然規制上不會有什麽差池,但體量卻小了許多。在明十三陵墓群中,只有末代皇帝崇禎的思陵略小於康陵。

    此後五百年歲月裏,康陵也是命運多舛。皇陵祭祀分爲兩種,一爲“遣祭”,朝廷派遣官員到陵園代爲祭祀,二則“躬祭”,皇帝親自前往祭祀,後者規格更高。終明一朝,真正赴天壽山皇陵舉行躬祭的帝王屈指可數,因武宗無嗣,康陵的祭祀場面更是可想而知。

    明朝末年,李自成起義軍放火焚燬了康陵明樓。“烈焰所餘,斷瓦頽垣,瓮門四辟之半壁而已”,前院的東西配殿瀕臨坍塌,神帛爐全部損毀。明樓內的聖號碑也是“瓦礫中樹殘碑”,場景淒楚。

    一七八五年,在清朝皇帝乾隆授意下,位於天壽山的明代陵群開始了長達兩年的修復工程,康陵也被列入其中。此次重建過程,康陵明樓規模縮小,長寬各減去一米,並且以堅固耐用爲由將樓壁與券頂改爲一體建造方式。同時被縮小的還有陵寢的祾恩門,除體量變小外,形制也從原來的單檐歇山頂降爲硬山頂,規格明顯下降。

    民國時期,明十三陵成爲管理真空地帶,康陵祾恩門“上頂全部塌落,所有塌下之木料磚片,均已遺失無存”,祾恩殿則是“前檐完全坍塌,兩山及後檐,亦僅存一部”,明樓“檐頭大半脫落”。

    新中國成立後,康陵才逐步得到全面保護和修繕。本世紀初,陵園基本修繕恢復到乾隆期的風貌。二○二一年四月底,康陵得以向公衆預約開放,這是明十三陵中,繼長陵、昭陵、定陵之後又一處向公衆敞開的帝王陵寢。

    康陵開放知人甚少,且需提前預約,所以真正能够進陵參觀的人寥寥無幾。我到康陵時,已是下午四時,根據登記本記錄,在此之前,當天謁陵人數僅爲六人。

    康陵規模雖小,但背靠蓮花山,五座蓮峰高矮形制相同,一字排開,氣勢宏大。陵寢主體呈前後兩部排列,前部爲舉行祭祀儀式的院落,主要包括祾恩門、祾恩殿、東西配殿和兩座神帛爐,俗稱“前朝”,對應着帝王生前在紫禁城舉行盛大朝會的場所,暗喻故宮三大殿的威儀。祾恩殿後一道紅牆和紅牆正中央的琉璃門,將前後兩個院落分開,步入琉璃門便是後院,核心建築就爲方城明樓。

    寶城前方的城門式建築,因平面佈局爲正方形而得名方城。方城和明樓是同爲一體的兩個建築,城台下開有城門洞,可直通寶城,城臺上修築有重檐歇山頂碑亭式建築一座,即明樓,明樓的作用類似於民間墓葬“墓碑”,內竪正德皇帝聖號碑,碑上鐫刻“大明武宗毅皇帝之陵”九個楷書大字。

    方城後部,由一圈低矮土封“冢牆”圍起的橢圓形山丘即爲寶城,寶城之內便是寢宮和寶頂。民國之初,管理鬆懈,曾有土匪在寶頂開挖盜洞,此時天壽山附近忽降大雨,致使洞塌人亡,驚恐之下,土匪只好放棄行動,康陵寢宮才得以完好保存。

    寶城冢牆和明樓的許多城磚都刻有銘文,記錄了磚塊的産地、磚窰種類、燒製年代以及燒製人姓名等。康陵用磚的銘文字數字型都不統一,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修造康陵所使用城磚,包括了很多之前成化、弘治年間的出品,而康陵修築始於武宗駕崩的正德十六年,武宗生前並沒有爲自己營造陵寢的規劃,因此可以推測,嘉靖修建康陵使用的皆是儲備用磚或者前朝遺存的邊角剩磚,倉促拮据。

    康陵院內古木參天,鬱鬱葱葱,一株最高的古槐尖頂處向外伸出兩尺左右的粗壯橫杈,據介紹,因此樹杈像極鷹嘴,所以陵內烏鴉一直不曾大量聚集,客觀上起到了對陵墓建築的保護作用。

    從康陵出來,向南一里便是康陵村。因爲對朱元璋孝陵的熟悉,見到康陵村便立刻明白,康陵村必是由明朝康陵衛演變而來。永樂年間朱棣曾設置了直屬後軍都督府的義勇中衛,正德十六年(一五二一年),武宗駕崩當年,勇忠衛更名康陵衛進駐天壽山護衛武宗陵寢。算來,從康陵衛演變到今天的康陵村,恰好五百年。如今,南京的孝陵衛已經是很大一片城市區域的地名,而康陵衛因在昌平山區,最終只蛻變成一座小小的村落。

    康陵村的村口,兩株巨大的古槐參天蔽日,疑是五百年前第一批康陵衛種下的。樹下,斜倒着一堆碩大的石碾,有老者帶着三五孩童在此嬉戲。進村的道路兩側栽滿蘋果樹、核桃樹和山楂樹,大大小小的青果正一粒粒挺拔在枝頭,建設中的居民小樓與周遭山林水色稍不協調。向村子深處走去,低矮的老屋擠擠挨挨地出現了,牆壁上古磚斑駁、坑坑窪窪,顯然已經許多年沒有經過很好的修繕。

    參觀康陵採用預約方式不用購買門票,但需要支付導遊講解費,講解費的一半,可兌成餐券到康陵村品嘗春餅宴,雖不抱太大希望,還是隨意選了一家春餅館子。

    相傳,武宗朱厚照曾沿運河南巡到淮安府。淮安乃是明朝漕運和鹽業重地,官員富商雲集,淮揚菜的精美更是北方菜餚無法比擬的。武宗好遊樂,常常在大隊行進中用膳,身邊御厨便嘗試將淮揚菜餚用麵餅捲食,武宗吃後大加讚賞。隨後,春餅被帶回宮中作爲皇家御膳,並慢慢流傳開來,形成了北京郊區一道獨特的風俗飲食。

    康陵村的經濟一直不好,直到近年北京周圍民俗旅遊興起,這些守陵將士的後裔才開始零星接待起南來北往的客人。前幾年,當地政府邀請了明史專家、烹飪名師,共同將“正德春餅宴”的文化重新挖掘出來,繼而康陵村有了“春餅村”的美譽,經口口相傳,慕名前來的遊人越來越多。

    店家的主婦是個能言善談的大姐,好客淳樸,主動向我推薦着各種關於康陵的信息。村裏的七十戶人家都是守陵人後代,她自己也是陵衛後人,嫁出去了近三十年,最近看到家鄉遊客越來越多,就帶着老公孩子回來,學着經營起春餅宴的生意。大姐不無自豪地說,所有陵衛的後人們都早已把陵主當作他們共同的祖先,陵園的每一寸土地都視爲自己的家園,敬畏而忠誠,至於陵主究竟是一位怎樣的皇帝,對陵衛和他們的後人來說並沒有太多意義。

    說話間,大姐變戲法似地端出了二十多樣小菜,份量足、花式多,口味好,聽說我住在南京的孝陵衛附近,又特別加贈了一盤醬肘子。

    因爲這一南一北兩座明陵,我和大姐聊了很久。交談中,歷史的厚重變得輕鬆起來,像晚霞般從古槐的縫隙中清亮地透射過來,大姐臉上是幸福的光彩……

    姚    晨

下一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