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op top
第A16版:新園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本版標題導航
(言之有爾)道別
(西窗小語)烏克蘭的去俄化運動
(陰天快樂)風水輪流轉
(樹洞的聲音)舊歌更動人
(男人看花)芍藥
(閒作筆潭)農耕樂
(幸福魔法)人生重要事項清單
(尋樂人生)兒時玩地聖味基墳場
(筆雯集)衣食父母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22 5月25日 星期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男人看花)芍藥

南溪子


芍 藥

芍藥

    妻的朋友從雲南來,帶了六七捧花。兩個女人在客廳裏其樂融融忙着插花,很快擺出一大瓶怒放的鮮花。紅黃粉白紫,繁花似錦,美不勝收。

    其間有三朵最為出色,花朵碩大而輕盈,花瓣像是用薄片的雲朵裁出來,卻又比雲朵婀娜得多。花瓣的顏色也並非枙子花單一的潔白,而是豔麗的白,且花瓣極其柔美有態,像是古代女子舞動的水袖。中間幾條花蕊尖上有着淡淡紫紅,更是平添幾分嫵媚。

    “這芍藥,漂亮吧?”妻子笑盈盈地說。

    原來這便是芍藥。《詩經》鄭風篇裏寫道“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寫的是古代男女交往,以芍藥相贈,表達結情之約或惜別之情。我對芍藥所知甚少,只記得《紅樓夢》裏膾炙人口的“湘雲醉臥芍藥裀”的故事:史湘雲醉臥於山石偏僻處一個石凳子上,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

    再細看家中這幾朵插在水瓶中的芍藥,它們清麗的花容,妖妍而微微傾斜的姿態,竟然也頗有幾分“醉湘雲”的嬌憨神韻,美得令人不敢逼視。突然想起前些年常去北京出差,多次聽到或看到過“芍藥居”這個地名,卻不曾前往。憑名字的感覺,一直認為那個地方很特別,猜測是否種植有很多芍藥。如今,看到芍藥,又頓覺“芍藥居”可能美得不可方物。

    胡思亂想中,妻子把那幾朵芍藥送到我鼻下,笑說:“有人認為芍藥極其清香,有人卻認為芍藥帶點淡淡的臭味。你聞來試試?”聽罷,我連連擺手,笑道:“不聞也罷!不聞也罷!”眼睛已經芬芳四溢了,就不去追究更深吧。就像不去查究“芍藥居”是怎樣的,不去揭開謎底,心中反而會有些妙不可言的情愫在圍繞。

    南溪子

3上一篇  下一篇4